您的位置:58看书 > 历史军事 > 宰执天下 > 正文 第157章 阻卜(中)

                  正文 第157章 阻卜(中)

                  作品:宰执天下 作者:cuslaa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 pz)    <!-- 标题上ad开始 --><!-- 标题上ad结束 -->

                      <h1> 第一卷 初六之卷——塞上枕戈 第157章 阻卜(中)</h1>

                      <div class="toplink">

                      <table align=center border='0'><tr>

                      <td><table border='0' align='left'><tr><td>

                      <td><table border='0' align='left'><tr><td>

                      <td><table border='0' align='left'><tr><td>

                      </tr></table>

                      这一次的交易做得很顺利。+,

                      东面的战争并没有对河套附近的商业贸易产生太大的干扰。

                      尽管随着时间的推移,来贩卖特产的人群中,来自黄河两岸的契丹人和阻卜人越来越多,但似乎所有人都有志一同的忘掉了那一场方兴未艾的战争。即使其中颇有些人,家里的父兄子弟被拉去河东,与宋军交锋,可到了这里,就没有人会去在意。

                      讨价还价时,打打嘴皮子上的阵仗,在榷场中倒是多见,不过也就仅此而已。

                      混乱的榷场,复杂的人群,却是一派太平景象。

                      私下里,种建中对折可适感叹道,“北面就是耶律乙辛的斡鲁朵?他头下奴仆拿着家里的出产来卖,他到底知不知道?”

                      折可适满是讽刺的冷笑,“谁会跟钱过不去?”

                      的确是没人会跟钱过不去。

                      契丹人和阻卜人在宋商组成的联合会面前没有议价能力,但除了联合会的商人,也没人会去买他们家里堆积如山的羊皮、羊毛,独门的买卖,自然没那么多纠结。

                      如果他们主动献给大辽皇帝,那边肯定是绝不会拒绝的,但谁家的脑袋都没坏,从皇帝那边讨好处,总是看不见现的,而跟宋人交易,至少能拿到他们急需的实物。

                      明面上,宋人会卖给他们厚实的毛毡,结识的皮袍,带着铁头的皮靴,轻便又结实的搪瓷器皿,女人家喜欢的棉布、丝绸、琉璃首饰,给马匹的嚼子、马镫、马掌,男人随身的匕首,还有不可或缺的茶、糖、盐以及香料。尤其是香料,每年冬天之前各家部族都要杀掉大批的羊只,没有盐和香料,根本没办法腌制。

                      私下里,比如战弓、箭矢、头盔、马刀,这些契丹人严禁流入草原的军用,他们都能从宋国的商人手里买得到。

                      宋人的商队尽管砍起价来很厉害,但契丹人可是从来不讨价还价,只会伸手要。两边相比起来,自然还是宋人更加让人看的顺眼一点。

                      一支宋国商队抵达黄河百里之内,当前就会有骑手打马狂奔,将消息传遍周边,附近的部族全都会趋之若鹜,即使是契丹人,他们也是宁可为来自代州、灵州的产付钱,而不会去看析津府产一眼。

                      商队中的马车车斗和驮马背上一点点的清空,又一点点的装满。

                      到了第六天,管事来找折可适,对他叫苦,“车子不行,装不下了!

                      折可适很是遗憾的叹了口气,对种建中道,“要不是从麟府过来的道路不行,马车只能用轻车,换作载货几十石的大车,还能再呆两天!

                      商队一路北上,有三分之一的道路是大型车辆很难通过的,有些地段还是因为重量,还有些是因为宽度。这就是限制了商队的规模。

                      “可惜一路过来也不好修铁路!敝纸ㄖ械。

                      折可适翻了一个白眼,“把路拓宽一下都难,何况铁路?”

                      折可适说着,与种建中一起去看了装满货物的马车。

                      几十辆马车的车斗中,全都高高堆满了一支支麻包,里面自然是这些天来收到的各色货物。占去最大体积的,还是要数蓬松的羊毛。

                      折可适随手从身边马车上的麻包内揪下一团羊毛,熟练的捻了捻,不满意的咂了一下嘴,转过来对种师道很是不满的摇着头,“羊毛太短了,纺线织布就差一点!

                      种师道当即就嘲笑起来了,“哪里有夏天来收羊毛的?”

                      秋天的羊毛细软,冬天的羊毛粗厚,春天的羊毛就开始变差,但还能用。至于夏天。正如种师道所说,谁会在夏天收购羊毛?

                      折可适投向种师道的眼神中,带着看蠢货出丑时的同情和鄙视,“彝叔你果然是不管家啊。羊毛夏天虽然不好,但我们也没有什么挑拣的余地!

                      种建中无视掉折可适做作的表情,好奇地问道,“不是说羊毛太短吗?织出来的布不好怎么卖?”

                      “二级卖回来就是了,这些鞑子都不挑拣的!闭劭墒识灾纸ㄖ械,“所以我们同样不挑拣,也挑拣不了。现在代州、府州、灵州的毛纺工厂,一多半装了蒸汽机,只要机器不坏,一天都能吃进数百石毛料,就是这些短毛都嫌不够,哪里挑剔得来?”

                      折可适冲种建中叹道,“一个饿汉,吃都吃不饱,谁还管得了菜好不好?你说是不是?”

                      “数百石,这么多?”种建中惊讶问道。

                      商队的管事一直都跟着折可适和种建中,在旁边听着两人的对话,现在忍不下去了,插话道,“太尉你家不就有一座毛纺厂,一座织布厂,灵州的几家毛纺厂,就属太尉你家的那一座吃货最多!

                      种建中吓了一跳,“当真?!”

                      折可适叹了口气,“回去问嫂嫂,她肯定比你门清。你家的家业,肯定比你想象得要多……得多!闭劭墒识倭艘幌,又提了一个量级。

                      种建中真的是被惊住了。

                      他在家里是甩手掌柜,田地租佃他不管,种什么作物他也不管,都是交给浑家来操持,即使是自家名下的两间工厂,都是让浑家张氏来管,他只管练兵、习武,有需要时就回去向老婆伸手,张氏也从来没有让他失望过,所以种建中干脆就不去管了,一谈到这些阿堵物上的问题,他真的两眼蒙圈。

                      “怎么样,惊到了?”折可适带着一点善意的讥嘲笑道。

                      种建中愣了一下,叹道,“千金之子,坐不垂堂,早知道家里有这么多家业,就留在家里不出来了!

                      “当真?”折可适装出一副惊讶的样子。

                      种建中摇头,“当然是说笑!彼辶硕褰,踩着厚实的草垫,“好不容易才熬到这个位置上,难道就为了在家安享富贵?”

                      种建中是现任的灵州知州,宁夏路经略安抚使兼兵马都总管,他可不是为了做买卖才丢下自己的差事来到边境上。

                      折可适也是一般。云中折家的兵马,虽然在黄河以西,但依然归属于河东制置使,有一半兵马听从熊本的调遣,渡过黄河,与河东禁军会合。折可适没有被选调,而是留在麟府丰这河外之地镇守。位置比不上种建中位高权重,但依然是紧要之职。

                      可接到种建中的密信后,就亲身出马,与种建中会合,一同在一支商队中潜伏下来。

                      两人身上都有着军职,连着半月不露面,即使事前做了安排,也极有可能在衙门里和军营里引发大乱,而两人冒着如此大的风险,自然是为了天大的功劳。

                      “主动出兵朝廷,那边你当真挡得?”

                      折可适再一次问着种建中,同样的话他问过种建中多次了,虽然他知道种建中身后有一个十分坚实的靠山,而且那座靠山也是折家的,但他真的是不敢保证,这一次行动会不会惹动朝中一众宰辅、议政,让贵为宰相的韩冈都难以回护。

                      “没事,我是官。只要占着这一点,玉昆相公也就能帮我说话!

                      种建中少时从张载学,在家族中,本就是为了将他培养成一名官。只是缺乏考中进士的能力,转去考中了明法科。依然属于官序列,只是等到他入官之后,跟随其叔种谔立功受赏,又转为武职,韩冈掌权,再一次将他调转资,虽然不是进士出身,但一个诸科出身,勉强也能就任宁夏经略使路正任官的职位。

                      换作折家,尽管宋辽两国已经开战,但没有来自朝廷的调令,就主动出兵攻击辽军,以折家近乎于诸侯的地位,依然是一桩很危险的买卖。

                      朝中臣群情汹涌之下,韩冈即使身为宰相,都不好帮着折家说话。

                      但种建中不同,既然是官,就能享受到官的待遇。即使这个官只是场面上的章,但作为宰相的韩冈,就有足够的理由将他;て鹄。

                      “好。希望如此!

                      “等回去后就能看见玉昆相公的回信了,那时候你还怕什么?”

                      两人都不会怀疑韩冈会否决种建中的计划。往来的私信中,韩冈要灭亡辽国的心思十分明显。而且最近河东惨败,朝中急需一个能够挽回颜面的胜利。

                      这就是种建中出手的前提,也是说服折可适和折家的原因。尽管两人在出发前,从东面又传来一个消息,使得朝廷已经不需要多余的胜利来挽回颜面,但河东一路被动的局面,同样需要一个胜利来挽回。

                      故而种建中和折可适还是坚持出来了。

                      这几日,两人带着自家的儿郎,走遍了左近的山山水水,又与趁机赶来的密谍互通了消息,对黑山以南,高原以北,黄河两岸,被称为河套的地区,同时还包括河套周边的位于贫瘠山野和荒原之上的部族,有了一个更加深入更加直观的了解。

                      如果北上开战,他们就要一战而定,干脆利落的拿下最为丰美的河套地区。胜利者能得到一切,如果是一场惨败,即使是韩冈也难以再保全他们。

                      不过现在,两人已经有了七八成的把握,回去后,就可以立刻动手了。

                      “可以回去了!敝纸ㄖ械。

                      “是不能再拖了!

                      “不过,”种建中危险的眯起眼睛,盯着榷场远处一个阻卜人,这几天经?醇,没怎么买东西也没怎么卖东西,就是在榷场之中乱逛,“回去的路似乎不太好走!

                      折可适淡淡的说,“谁拦着就杀谁!

                      ……………………

                      乱石嶙峋的山谷中,一场战斗刚刚结束。

                      一群阻卜人原本以为自己是捕蝉的螳螂,却没想到蝉虫还安排了一只黄雀守着后路。

                      种建中站在高高的山岗上,俯视着下方的战场。在他而言,这只是一场意料之中的伏击战,用极为轻微的代价,轻松的消灭了五六百阻卜战士。

                      来袭的阻卜军,三分之一被当场斩杀,三分之一重伤难以移动,还有三分之一,没有一个阻卜战士在进入这一片战场之后,还能能够逃窜出去。

                      两百多俘虏垂头丧气的跪在谷地溪水旁的石滩上,种洌站在他们身后,仰起头,望着上方的叔父。

                      种建中面无表情的抬起手,在脖子上虚虚划了一下。

                      种洌先有些困惑,然后就面现难色。

                      但种建中的态度十分坚决,隔在十步之外,两只眼睛就远远瞪过来。

                      种;赝房纯,犹豫了一阵,一咬牙正要动手,折可适已大踏步的走过来,冲着折家兵一挥手。

                      一群折家兵如狼似虎,猛扑了上去,几十把快刀在俘虏中倏忽而起倏忽而落,如同切菜砍瓜,将人头一颗颗的砍了下来。

                      现场一片惨叫,最早被砍下的脑袋,已经被垛在石堆上;正在被处决的俘虏,则拼命的求饶挣扎,却硬是被揪着头发,压着跪下来;剩下几个,挣扎着跳起来,就要跑,枪响弦声接连,长箭和子弹从背后贯穿了他们。

                      并没用太久,两百多阻卜俘虏,连同重伤的阻卜士兵一起,全都给砍了脑袋。无头的尸体在战场上横七竖八,鲜红的血液顺着石块的缝隙向下渗透,最后汇聚在一处小水洼中,将水洼染成了血红。

                      领头的阻卜贵族被捆得结结实实,在种建中身旁看到了全过程。他已经疯掉了,疯狂的叫着所有人都听不懂的话语。

                      种建中冷静的瞥了他一眼,“河东败了。我比你们更早知道。就知道你们会立刻回到耶律乙辛脚底下,摇尾巴,舔靴子?上忝翘绷艘坏,我汉家天兵在河北可是将你们的皇帝打得落荒而逃,这件事你可知道?”

                      阻卜贵族似乎什么都没听进去,依然疯狂的喊着叫着。

                      种建中叹息了一声,对儿子使了个眼色,退了开去。

                      砰!

                      种溪睁开眼,脸色难看的将手枪收起,转头望着父亲。

                      种建中皱了一下眉头,又舒展开,轻声对儿子道,“下次别闭眼了!

                      折可适大踏步的走来,“少了这五六百精兵,这部落已经完了!

                      阻卜部由诸多小部族组成,一般而言,一个部族最多也就两三千帐,能动用的最大兵力不过五千这就是部族中男丁的数量实际上称得上精锐的也就十分之一,各家部族都尽可能的将最好的武器装备和马匹给他们。

                      现在,全都交待在这里了。

                      五六百名阻卜人被砍了脑袋,但种建中没发现折家兵有把那些首级捡拾起来的迹象。他转头问道:“不收拾?”

                      折可适爽快的说道,“阻卜人的脑袋不值钱!

                      “也对,”种建中点头同意,“契丹人才值钱!

                      解决了拦路的敌人,一行商队加上一支埋伏山中的折家军,赶回了最近处的丰州城。

                      折可适陪着种建中在州中的一处府邸安顿下来,从州衙那边,找来了最近一期的朝报。

                      种建中看着朝报,猛地大笑起来。兴发如狂,直跳入院中,仰天狂吼:“天助我也!”

                      种溪、种洌闻声而来,看着父亲(叔父)的这般模样,大惊失色,回头种建中道伴当过来轻声告知原委,两人忙进屋取出朝报,只看见头版上两排黑子醒目

                      《宜当剩勇追穷寇,不可沽名学霸王》。 pz 小说宰执天下 最新章节正文 第157章 阻卜(中)网址:http://www.ellenwoodenterprises.com/book/6/6147/39207078.html
                  推荐阅读: 夺舍之停不下来 大秦之帝国再起 雪鹰领主 畅游武侠世界 圣墟 大主宰 闪婚老公太凶猛 鉴宝金瞳 重生之钱倾天下 劫天运
                  江西11选5怎么样_江西福彩15选5怎么样-辽宁快乐12怎么玩 环法自行车赛| 澳大利亚全国断网| 杭州14岁女孩找到| 温网男单决赛| 中甲| 王宗源1米板冠军| 孙杨1500米自由泳| 成龙| 武汉水位突破25米| 家有儿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