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58看书 > 历史军事 > 宰执天下 > 正文 第135章 梳理(五)

                  正文 第135章 梳理(五)

                  作品:宰执天下 作者:cuslaa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两位相公怎么看?”张璪问道。

                      领头闹事的一帮子学生,全都是国子监出来的,对国子监的举人和进士名额到底如何处分,与会的每个人都想听听宰相的看法。

                      学政方面是韩冈的分管方向,章惇看向韩冈,“玉昆……”

                      韩冈微微垂下眼帘,掩饰住心底泛起的疲惫。都已经知道答案的事,还指望自己说什么?

                      手中的白瓷茶盏,来自于京兆府,色如羊奶,质地细密,比定窑之白更胜一筹。技术出自于雍秦商会投资的新窑,经销商家背后则是张璪。

                      在得到了京兆新窑的专营权之后,张璪花了点力气,让都堂将日常器皿换成了新窑瓷器,给新窑瓷器做了最好的广告。比起之前都堂中普遍使用的搪瓷器皿,卖相上好了许多。

                      不过韩冈还是喜欢工业化生产的搪瓷盏,前几年推动搪瓷器皿,都堂中就用了一批,又为军中订了一批,但那时候,搪瓷最大的生产厂属于将作监,雍秦商会的搪瓷厂只是借用搪瓷器皿被都堂使用的名头,向天下百姓发卖,并未试图染指,张璪的做法,私心过于明显了一点。

                      可谁还在乎?

                      官僚们的贪婪一如既往,一二清介之士改变不了整体性的向利之心。朝廷所需,不论是军衣、军粮,还是官员俸禄中的薪炭、布帛,都是官僚们瓜分的目标,数以千百计的工厂、作坊,背后都是来自大大小小的官僚们。

                      不过他们的贪婪,却在技术进步下,变成社会发展的推动力,向着天下大同的最终目标快步前进。

                      每每想及于此,韩冈总忍不住要自嘲一笑,仁义道德,终究比不上金银财帛。

                      如今的都堂成员,在朝堂政务上,总少不了大大小小的争执,不过在经济利益上,已经钩链成网,一荣俱荣。

                      由此形成的利益团体,犹如泰山一般沉沉的压在朝野之上,眼下外面的喧闹,不过是一群被淘汰者的绝望的呐喊。

                      蒸汽机已经开始进入工厂实用,绝不可能再回到过去了。

                      见韩冈一时没有说话,章惇微讶,略提声,“玉昆?”

                      不小心岔掉的思路收了回来,重新回到无聊的会议当中。韩冈抬起眼,一瞥众人,“闹事的是国子监生,不是国子监!

                      众宰辅心道果然如此,毕竟判国子监是韩冈的人。

                      正因为如此,国子监生闹事闹到都堂前,判国子监却依然能够置身事外,何执中教化不力,训导无方,宰相却连提都不提。

                      在场的有的知道点内情,有的不知道,但看见章惇和韩冈的态度,便一起保持起沉默,完全不提何执中三个字。

                      张璪也绝口不提判国子监的无能,当他确定章惇、韩冈都对眼前事选择放任的时候,就打定主意不去牵扯何执中。

                      “这件事,先把人处置了,再议国子监!焙园烟劝诘煤苊魅,章惇自不会与他过不去,“不急的事,以后再说!

                      “人该如处置?”张璪接下章惇的话,将偏离方向的话题拖回原点,“那些国子监生既然是被心怀叵测之辈所煽动,子厚、玉昆,他们该如何处置?”

                      “不下点猛药,他们清醒不了!甭兰挝世湫Φ,“他们都自以为是白衣卿相、未来辅弼,觉得天下兴亡、匹夫有责……”

                      说到这里,吕嘉问话声一顿,向韩冈歉然一笑。天下兴亡、匹夫有责八个字,可是出自于韩冈。

                      “玉昆见谅!彼档。

                      韩冈摇头:“天下兴亡,匹夫有责,此话本无错,但要看之后事情做得是对是错。如今是南辕北辙,于天下无益!

                      “玉昆相公所言正是,此辈书生所言种种,于天下无益。望之之言,亦为有理,治乱当下猛药!痹⒖沓搴缘愕阃,又冲吕嘉问点点头,“朝廷行事固当宽猛相济,但此一般人,决不可宽纵。京师行重法十有余年,作奸犯科者纵能保命亦得流配边州,京师百姓皆畏法而守法。如今一干国子监生,坐享朝廷禄米,不思苦学报国,却为贼人煽惑。弃学业,悖师长,盘踞于御街之上,喧哗于都堂之前。不加重惩,何以警戒来人?”

                      如果一开始就采取重压之势,哪里有今天的事?在座之中,腹诽章韩二人反应迟缓的不止一二人。

                      吕嘉问道:“他们应当尽快抓起来!

                      黄裳道:“御街上抓学生,未免惊骇世人。这几日他们都是清晨来入夜走,都没有露宿街头的打算,不如等他们回国子监,再行捕捉!

                      韩冈点头又道,“开封府内执法不能松懈,一旦给那些潜藏已久的贼人翻了身,把学生都带得更坏,可就糟了!

                      宰相们在严格管理京城十来年后,突然放开了对京师的控制。要是京师之中一干贼人沉滓复起,能连带着起来议政的学生都坏上十倍。到时候,可就难以收场了。

                      韩冈说完,黄裳应声,“相公放心,会让他们心服口服的!

                      吕嘉问反身问章惇,“子厚,唆使学生的贼子可有捕获?”

                      “行人司已经盯上了几个了!

                      不止几个,更不是已经盯上。

                      韩冈向章惇瞥了一眼。

                      行人司的主要权力都在章惇手中,但任何变动都要韩冈签字副署,这是韩冈与章惇瓜分势力范围的结果。

                      行人司的行动力,在京师是数得着的。而他们行事的手段,在宰相的羽翼下,更是显得有几分肆无忌惮。

                      “最好是能活捉,”张璪补充,“好好拷问一下,到底有多少人在背后唆使学生!

                      ‘多得很。包括令侄孙!园蛋档。

                      韩冈没把他的话说出来,行人司打探到宰辅家,这种事不能公布出来。

                      “两边都要抓!闭聬,停了一下,他又道,“今日事为首者多为河南府中人,不可使之居朝堂。玉昆?”

                      “我同意。最好还要查一查三京国子监,那里面藏污纳垢,什么贼人都能搜得出来!

                      除东京外,河南、大名、应天三京都设有国子监,尽管远不如开封府的国子监,但里面的还是有一帮子学生。学力上,不如京师,才干上也不如京师,只是为了多安插一些学生进学,故而才有了三京国子监。

                      章惇和韩冈的提议没有任何波折的得到了通过,抓捕都堂外的学生放到了晚上,抓捕学生背后的作祟者,也随时可以出动兵马。

                      章惇和韩冈并不喜欢就此事发表太多意见,定下了这件事的结果,就彻底放开了,仿佛外面的喧嚣只是酒宴上的乐曲伴奏。

                      “此事不足论!闭聬芙岬,“一帮子文不成、武不就的措大,又能闹出什么?真正要防备的,还是他们背后的人,肯定是想要构陷我等。请各位仔细想想,到底有什么手段!

                      一干宰辅集思广益,拾遗补缺的工作做得还不错,章韩二人考虑到了,还是没有考虑,十几人终究还是帮他们做好了准备。

                      与平时一样的时间,会议结束了。

                      宰辅们各自归衙,也有出门就坐上马车,往家里去的。

                      “都小心一点!焙远V龈乓黄鹱叩幕粕押陀问π,“尤其是最近几日,全都坐马车出行!

                      不必问为什么,黄裳和游师雄都明白韩冈的意思。

                      造个炸。弹不难,能把马车炸坏的炸。弹,从材料到结构也都很简单。难度在于的怎么送到马车底下。

                      还有火枪火炮。

                      都是不难制造,威胁性却很强的武器。这要搅乱京师,十几支步枪,两门火炮,足以让东京城都乱起来了。

                      没人敢保证京师里面不会流出一两套火枪火炮来。

                      学生们在都堂外抗议,宰相们出去向解释一下,安抚一下,事情平息的可能性很大。

                      但章惇不会出去,韩冈也不会出去。

                      如今已经有了一百步内能够精准命中的线膛枪,章惇和韩冈都不会随意进入不可控制的人群中。

                      到市井中吃喝,十年前做得,二十年前更做得,时至今日,两人却不会再去做了。

                      州桥夜市上的旋炙猪皮肉,依然香飘十里,每晚都能吸引数百人客,两人也不会再去光顾,甚至都不会派人买来品尝。

                      一切都是为了自身的安全。

                      自从线膛枪研发成功之后,都堂宰辅,进出马车都在宫室、都堂和自家院中,若无必要,绝不在市井中的公众场合露面。

                      不单是畏惧线膛枪。

                      火器出现之后,刺杀的手段一下丰富了几十倍,只是让都堂宰辅这些外行人来想,随随便便都能想出二三十种。

                      当年名列密院的郭逵郭太尉,差点被军器监试做的火炮给炸死在家里,现在已经在民间被当做一条轶闻来戏谑,可从那时候起,高门显贵无不对火炮提防三分。

                      一想到只要在三四百步外放上一门火炮,就能一炮命中自家的屋顶,许多人夜里都睡不安稳。

                      过去宰辅上朝、出行,几乎都是骑马而行,骑什么马,马鞍、辔头、缰绳用什么式样,都有规定。

                      如今则都是改成了马车。前两年朝廷对不同品级的官员用车发了文,确定了马车是正规的官员出行工具。

                      韩冈的马车——也不只是他的马车——经过了改装,板壁中都夹了双层铁板,铁板中间还有棉花做缓冲,车厢底盘也铺了钢板,普通点的炸弹或轻型炮弹,都别想炸坏车辆。

                      而为了防备刺杀,都堂的成员都被配备上了同样型制的防弹马车。

                      韩冈独坐在马车中。

                      这辆马车看着车厢宽大,但实际坐进去,却会发现空间不能算大,只能供五六人对坐。

                      马车钢轴也是特制的,还不能走颠簸的路,只能在行驶,同时隔一段时间就要检查更换,避免车轴断裂。

                      但最大的好处,就是防护性极好。外面十二匹马拉车,并不全然是为了宰相威仪。如果是八匹、六匹,拉起几千斤重的防弹马车,那奋命吃力的样子就难看了。

                      十二匹挽马轻易拖动了宰辅马车,将韩冈一路带回到他的目的地。

                      走下马车,韩冈舒展了一下腰背,抬起头。

                      砰的一声。

                      那是枪响。 小说宰执天下 最新章节正文 第135章 梳理(五)网址:http://www.ellenwoodenterprises.com/book/6/6147/32882106.html
                  推荐阅读: 夺舍之停不下来 大秦之帝国再起 雪鹰领主 畅游武侠世界 圣墟 大主宰 闪婚老公太凶猛 鉴宝金瞳 重生之钱倾天下 劫天运
                  江西11选5怎么样_江西福彩15选5怎么样-辽宁快乐12怎么玩 蜡笔小新| 银魂| 赵今麦| 李彦宏| 一虎一席谈| 最好的我们| 进击的巨人| 119吗我是110| 重生之最强剑神| 叶璇小默先生分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