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58看书 > 历史军事 > 宰执天下 > 正文 第34章 骤风(一)

                  正文 第34章 骤风(一)

                  作品:宰执天下 作者:cuslaa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宗泽已经在路上。

                      列车离站已经一个时辰了,车外的天空仍黑得深沉。

                      咔哒咔哒,单调的声音在车厢中回响。

                      嵌在台子上的煤油灯,外饰以金玉,但晕黄的灯焰依然忽高忽低,一直在晃着。

                      在灯光下看得文字久了,宗泽只觉得眼睛又干又涩,微微有些发疼。

                      摘下眼镜,放在桌上,眼前就一片模糊。

                      视力看来又下降了。

                      宗泽交替的闭上左眼和右眼,有些懊恼的想着,回京后又得再配一副眼镜了。

                      也不知是因为配一副眼镜的价格越来越低,更多的人能够用得起,还是因为有了眼镜,读书人更加有恃无恐的使用眼睛,反正宗泽他平?醇驳墓僭,基本上都在鼻子上架着一副近视眼镜。倒是那些年长的大臣,只是在看文字时戴眼镜,平常脸上都不戴的。

                      揉了揉架住眼镜的鼻根,宗泽发誓,如果眼睛能恢复正常的话,他绝对不会在灯火下用太多时间读书写字了。

                      眼镜下,是一本厚达百页的册子。

                      宗泽上车后,吩咐了随行人等两句,就在单人的包厢中翻阅这本册子。用了足足一个时辰,翻了一遍,对上面的内容有了大略的了解。

                      眨了眨眼睛,再睁开,距离不过两尺,宗泽还是看不清封皮上的几个文字,只能看见封皮正当中盖着的鲜红印鉴。当然,印文中的绝密二字,那也是看不清的。

                      这一份被归入绝密的情报档案,是上车前,一个都堂的堂后官,在两名军士的护送下,直接送到了宗泽的手上。

                      其实里面有许多信息,宗泽早已知晓。但这一回去辽国,什么能说,什么不能说,只有看了这份档案后才清楚。

                      笃笃,包厢的房门在外面被人轻轻的敲了两下。

                      宗泽拿起眼镜戴上,顺手将资料册子放到一边,“进来!

                      一名使团随行人进门来,行礼后问道:“直阁。车上派人来问,早餐该如何准备!

                      宗泽摇摇头,“我还不饿,再等会儿吧。你们若是饿了,就先吃!

                      “给直阁做饭的是专门的小灶。其他人另外有大灶的!

                      “哦,那就跟车上说,照正常的饭点来就行了,我也没什么忌口的!

                      宗泽还是第一次作为主宾乘坐专列。彻夜不息的厨房,装饰奢华的包厢,也是第一次享受。

                      以国家使节的身份出行,肯定是要讲究一下,即使是乘坐的列车也关乎这大宋的脸面。

                      若是换个时间就好了,至少能安心享受一下。

                      宗泽将人打发出去,靠回在软榻上,长长的叹了一声。

                      此番出使,除了他自己之外,没有别人可以商量了。

                      此次出行的副使,是都堂派出的一名武官,工作只是约束随行人众,而不是与宗泽共商谈判之事。

                      什么事都要自己来,还要得到让朝廷让国人都满意的结果,压力真的不小。

                      抬手从桌上取下情报资料,今天要过黄河,在抵达白马渡之前,这一整天就放在这本册子上,过黄河前就处理掉,绝密文件带在身边,终归是不那么让人睡得安稳。

                      宗泽忽的笑了一声,苦笑。

                      即使处理掉了绝密文件,在车上,怎么都不可能睡得安稳的。

                      一天过黄河,再两天,就能抵达边境。要达到这个速度,就意味着必须日夜兼程。

                      铁路上的夜班车车次很少,毕竟拉车的挽马总要休息,如果要保证夜间也有相当数量的列车行驶,那就意味着挽马的数量至少要再加五成,甚至七成。因而也就只有一些重要的人或货,会在夜间兼程而行。

                      但再过些年,所有的列车就都能日夜兼程了。因为那时候,蒸汽机就能用到铁路上了。

                      宗泽如此确信。

                      等到蒸汽机车能够取代挽马,铁路上的运力至少能增加一半以上。

                      蒸汽机已经推陈出新,最早的一型蒸汽机已经放到了自然学会总会旁的

                      博物馆里,作为重要的纪念物,放在最中心的位置上。

                      按照宗泽从韩冈那边听来的说法,比起火炮,比起火。枪,蒸汽机的意义更加重大。

                      因为蒸汽机代表了是生产力的飞跃,是机械的力量取代了自然的力量。

                      韩冈甚至还说,夫子活到七十三,都没能改变春秋乱世,但蒸汽机不用七十三年,五十年就能够改变世界。

                      虽然觉得韩冈拿来比较的对象不太合适,不过宗泽的确相信蒸汽机能改变世界。

                      可惜蒸汽机正式发明,距离现在还不到五年。

                      大型的蒸汽机车,虽然在实验中表现出了强劲的动力?勺钕饶苁涤没,还是只能用在开封城墙顶环城铁路上的小型机车。

                      但未来是可以期待的,因为有明确的路线,有成功的过去,还有不惜一切的付出。

                      不像这一次的任务,下命令的韩冈没有说一定要完成,而宗泽本人,也没有太多的把握能够圆满完成任务。

                      宗泽将册子翻了两翻,还是看得眼花,就干脆放到了靠垫下,换了个舒服的姿势,然后闭起眼睛休息。

                      不得不说,这张软榻实在是太舒服了,躺到了上面,整个人都变懒了。

                      整件事来得很突然。午后受命,第二天清早就得出发。

                      宗泽现在是提点开封府界诸县镇公事,也就是开封城外的大小事,都在他的管辖之下,基本上可以算是除去了东京城之外的开封府通判。

                      去外路担任了一年通判,调回来后又就任府界提点,这就算是两任了。

                      等过了这一关,从契丹再回来时,只要办得不算太差,就能再进一步了。

                      这可跟当年第一次去辽国不一样。

                      那时是要与辽国通商,朝廷都不承认耶律乙辛的帝位,却与其私下里互通往来。宗泽除非能让耶律乙辛割出一块地来,否则他的功劳都无法公开褒扬。

                      但这一回,宗泽一旦成功的将让辽国释放商人,并赔偿损失,那这份功劳,足以让他成为朝堂排序中,距离议政最近的那一拨人。就算差一点,也足以在中书百司里面谋一个正职,或是外放下去做知州了。

                      一直以来,宗泽都很感激韩冈的提拔,甚至他的那个状元,宗泽也知道,有很大成分来自于韩冈对太后的影响力。

                      所以宗泽一直都很用心。尤其是在这一次的府界提点任上,宗泽更是加倍努力,希望能媲美当年韩冈就任此职时的成就。

                      但宗泽遇到的差事,不是要救助河北流民,而是要救出被辽国关押起来的国人,并索回损失的财物。

                      两件事的难度都不低,成功后功劳也都不少,但风险性,宗泽的差事,比当年被旧党拿着放大镜找毛病的韩冈可要高得多,至少韩冈当时不用担心丢了性命。

                      “这个差事很危险!

                      昨日午后的时候,宗泽在都堂里,韩冈是这么对他说的。

                      当妻子强忍着泪为自己整理行装时,宗泽也没敢告诉她这一趟的任务有多大的风险。

                      因为辽人不是那种能用道理说得通的对象。想要让他们安安分分的坐下来谈判,要么有一张堪比苏张的利嘴,要么就不得不用一点强迫性的手段。

                      河北、河东都要派出制置使,开始准备打仗。

                      按照韩冈的说法,朝廷已经编列好了临时军费,随时都可以从堂库中划拨了出来。

                      也不知会有多少,不过按照宗泽的了解,神机营体系的指挥,不论是马军还是步军,训练开支都是旧式指挥的两倍以上。

                      虽然说整编后的新军本来就比同级别的旧禁军人员更多,装备更多,但开支增加更多的还是军饷上的支出。尤其是军官,在加强了对空额的查禁之后,给新军各级军官的军饷,都是直接比拟上四军更高一级的军官。

                      除了河北河东的兵马之外,更有北海舰队将会出动。

                      比起只有十几艘巡洋舰的南海舰队,分别驻扎在登州、明州、琉球、耽罗四处的四支分舰队,任何一支的实力都在南海舰队之上。

                      封锁日本,夺取日本,登陆高丽,攻击辽西,类似的计划,在枢密院里存了不知多少,全都是北海舰队这些年递上来的。

                      朝廷将河北河东两军,以及北海舰队拉出来,就是抱着不能和就打,以打促和的想法。

                      一旦两国交兵,辽军损失惨重,直面辽主的使者当然就是被发泄怒气的对象。谁也不能保证,辽国还会记得两国交兵不斩来使这八个字。

                      面对危险的任务,宗泽不会退缩,但心中的忐忑却不可能避免。

                      带着一丝丝不安,三日后,使团专列抵达了京保铁路段的最北端。

                      两国的铁路已经连通,就连制式标准也一模一样,只要通过辽国边境的检查,列车上的人员不用下车也能进入辽国。

                      但专列在边境车站停留了许久,也没有等来辽人放行。

                      “怎么回事?”宗泽派了人去问。

                      很快就传来了消息,说是当地天雄城守将拒绝使团入境。

                      宗泽冷下脸,“才几年不通问,连规矩都不懂了?”

                      过去宋辽盟约时,两国之间都会在节日和皇帝、太后的生辰互派使节,接伴使会提前在国境处迎接。而非常时节派出的使团,也会先迎入境内,先在边州安排住下,然后派人去请示朝廷,绝不会将使者直接挡在国境前。

                      “辽人说是此处从无接待使者旧例!迸扇サ娜苏庋卮。

                      “直阁,转去白沟驿吧!备笔刮拭髁耸掠,上来向宗泽进言。

                      过去两国使团都走白沟线,现在有了铁路了,宗泽便是从安肃军这里过来。

                      但是在过去,因为要顾及国土安全,两国安排对方使节的入京线路,都是固定的,不会偏移和改变,以防对方记录沿途地理。

                      而这一回,按照对方的说法,边境车站不便接待使节,也是有道理的。如果按照外交管理,宗泽应该转去白沟驿才是。

                      但宗泽坐在软榻上纹丝不动,抬头问道,“朝廷给定的行程有这么说吗?”

                      “没有,但……”

                      宗泽抬起一只手,截断了副使的辩解,“没什么但是,要弄清楚该听谁的。朝廷还是北虏?”

                      可这样就要耽搁时间,副使很是忧虑,“那朝廷会不会……”

                      “在这里等,就是朝廷给的命令!”宗泽打定主意不下车,继续给熬下去。

                      大不了在车上住上半个月,等海军开始封锁对马海峡,谅辽人也拖不下去。

                      不过也没有让宗泽等上半个月,只五天,辽国的接伴使赶到了天雄城边境车站,见过了宗泽。

                      停了数日的使团专列,终于重新启动,开始向北方驶去。 小说宰执天下 最新章节正文 第34章 骤风(一)网址:http://www.ellenwoodenterprises.com/book/6/6147/26714459.html
                  推荐阅读: 夺舍之停不下来 大秦之帝国再起 雪鹰领主 畅游武侠世界 圣墟 大主宰 闪婚老公太凶猛 鉴宝金瞳 重生之钱倾天下 劫天运
                  江西11选5怎么样_江西福彩15选5怎么样-辽宁快乐12怎么玩 霸王别姬| 火箭球星哈登改口| 冲锋车| 比特币| 雪莉住宅调查结束| 孙小果案再审开庭| 陈明忠病危| 红海行动| 袁惟仁瘦成皮包骨| 小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