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58看书 > 历史军事 > 宰执天下 > 正文 第48章 时来忽睹红日低(26)

                  正文 第48章 时来忽睹红日低(26)

                  作品:宰执天下 作者:cuslaa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冯京回府了。冯京回府了!

                      韩璃心里念叨着,脚下走得飞快,要不是怕被骂,早就跑了起来。

                      不过也跟小跑差不多了,难得能在祖父面前露露脸,韩璃也是兴冲冲的,刚刚打探到了消息,就赶着跑了回来。

                      来到祖父日常起居的堂屋前,韩璃喘着气问,“翁翁在里面吗?”

                      “正在里面跟资政说话!笔卦诿徘暗那姿娴懔说阃,又压低了声音,凑近了道,“听起来不太好,哥儿还会待会儿再进去!

                      韩璃隔着人向里面张望,“可翁翁命我得了消息就进去!

                      面对小主人,亲随也很好说话,“那哥儿就先进去,抽空了再说话!

                      “那好。多谢五哥了,五哥家的儿子有三岁了吧,我在大相国寺买了些岭南的菓子糖,晚上给五哥送来!

                      韩璃笑着陪了两句好话,然后就飞快的溜了进去。

                      但进了堂屋,他失望地发现,厅中的确没人关注他,只有他的父亲韩宗儒向他挤了挤眼睛,又打了一个哈欠。

                      自家的祖父和叔祖各自有一帮朋友、门生要见,甚至每天都难见上几面,只能在晚上碰个头。

                      现在天还亮着,远没到夜漏更深的时⌒↖⌒↖⌒↖⌒↖,¢.√.n↑et候,可祖父、叔祖就已经回来了,两人相对而坐,容色肃穆,还有堂叔、堂兄也是同样的表情,就只有自家父亲轻松得很。

                      到底出了什么事?

                      感受到了堂屋中的气氛,韩璃不敢贸然的撞上去,小心的闪到了墙角,悄悄的往他的父亲那边挪过去。

                      “怎么可能这么快?”韩维都没看到孙子进来,紧攥着拳头,一下一下的砸着扶手,“说起兵就起兵了!

                      “十万兵马,十万兵马!焙且彩撬婆菩,“乙辛是怎么做到的?”

                      韩维、韩缜两兄弟,仿佛梦呓般的说着不可能。

                      “阿爹,到底出了什么事?”

                      “还能是什么,北虏来了呗!焙谌逍Φ酶掷辗鸢/九分像,说得却是噩耗,“竟然这般快。之前还以为出考题呢,原来是报信!

                      这条紧急军情并不是来自于政事堂的通报或许在政事堂看来,之前已经派人暗示过了而是韩家通过在辽国的渠道所得到的消息灵寿距离辽境实在是太近了,十年前也遭逢辽国入寇,容不得韩家不小心。

                      韩璃只听了前两句就懵了,都没听到了下面的话。要不是下意识的捂住了嘴,他怕就要叫了起来。

                      “北虏怎么就要起兵了?”韩璃用着自己最小的音量来叫着。

                      想起方才祖父所说的十万兵马,韩璃顿时连汗都没了。

                      韩宗儒用近似于耳语的音量悄声告诉儿子:“北虏迟早要来,只是这次的情况不对。要不然何至于你祖父和叔祖会这般模样!

                      好像痔疮破了一样这一句,韩宗儒却没敢说出口。

                      尽管已经得到了辽军即将入寇的紧急军情,但之前连辽军集结的消息都没收到,就突然得知辽人的主力都已经到了边境不远处,这让韩缜和韩维两兄弟只能对坐摇头,大呼不可思议。

                      韩缜、韩维都不是对军事一无所知的书生。

                      或许在仁宗朝,只知道舞弄墨的纯粹士能够身居高位,但自西虏崛起之后,对军事懵懂无知的朝臣,就很难在北地的军事要地和重镇担任主官了。

                      而韩缜和韩维,都有在河北、河东、陕西的要冲之地,担任过知州和经略安抚使的经历。

                      有着丰富经验的他们很清楚,将十万兵马调集一地,到底是多大的麻烦。

                      “十万兵马……耶律乙辛到底是怎么瞒住了所有人?”

                      韩维看起来就像是想拿拳头捶自己脑袋,好来个灵光一闪。

                      韩缜也是陷入惊怒和迷茫之中:“再是擅游牧,也不至于悄无声息!

                      契丹于迁徙,辽主御帐捺钵四方,常年有十万人随行。

                      但大军十万和御帐十万截然不同,御帐之中,臣仆女眷占了大多数,他们的日常消耗与大军所需的粮草军资完全不同。

                      而且捺钵行走的路线固定,沿途都有预备好的库房和草场。而十万大军都从各地征调而来,开拔前的准备,路途上的消耗,以及到底,都不是简简单单就能安排妥当。

                      尽管比大宋这边调动禁军肯定要简单许多,可终究不是春来踏青,说走就能走,最多只消准备一两天。

                      “那是辽国啊!

                      韩宗儒轻拍了儿子后脑勺一下,“要是辽人当真有这等能耐,大宋早就败亡了!

                      “会不会是铁路?”

                      韩璃的声音大了点,让耳朵尖的韩缜给听到了,当即大叫,“要是辽人修好了铁路,家里会收不到消息?”

                      韩璃的脸一下红了,弓起背,想把自己缩起来。

                      十万兵马都是活物,能走夜路、小道,专找没人的地方走。铁路轨道那是死物,几百上千里的轨道所经之处,无不是大城、要隘,除非派去辽国的细作全都变成了瞎子、聋子,否则如何瞒得过做了百多年死敌的大宋?

                      韩缜回头,却看见了自己的侄孙,“小猴子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韩璃可不想被人小猴子小猴子短的叫唤,只是他也不敢反抗,垂头丧气的道,“刚刚!

                      “知道辽人为什么不可能是用铁路来运兵吗?”仿佛考试一样,韩缜问着侄孙。

                      “修不起来,修起来了也用不起来!

                      据韩璃所知,辽人这些年的确都有在建设铁路。只是北地酷寒,修筑着实不易。连接南京析津、东京辽阳的铁路,修了七八年了都没全部完工。

                      从析津府往奉圣州去的铁路,也在铺设之中。但韩璃也曾听闻,那条铁路好像要爬山,所以在工程上有个难关,停工已有一年之久。

                      国力上的差别,让辽国的铁路建设举步维艰。人才数量上的差距,让辽国甚至无法很好地运行一条铁路从襄汉水运的那一条仅有数十里的木质轨道开始,用了近二十年的时间,大宋才培养出了足够的专才,来维持数千里铁路的正常运行。

                      听孙子详细的回答了一番,韩缜和韩维交换了一个眼色,都有几分惊喜。

                      前一点简单,但能明白后一点,可就不容易了。

                      “算是进了点!焙目浣被故谴趴量,然后终于想起派孙子出去是为了什么,“冯京出来了?”

                      “啊,出来了!敝沼诘鹊搅,韩璃连忙点头,“一刻……两刻钟前就从韩相公府上出来了,不过冯相公没再往潞国公府那里去,而是往南去了!

                      “南……”韩维双眼眯了起来,“冯京现在住哪里?”

                      韩璃道:“就是在靠着朱雀门的地方!

                      “回家去了?”韩维与韩缜交换了一个眼神,各自笑了起来,“冯当世还真是不能成事!

                      “宽夫怕是要火上头了!

                      ……………………

                      “冯京出来后就回家去了?!”

                      只听到一句,维申就猛然大叫起来,不仅韩冈那边没消息,就连冯京也好像要改投门户。

                      “小声点!奔案Σ豢斓奶嵝训,“别打扰了大人午睡!

                      及甫压低了声音,跟维申说话,可在里屋假寐的彦博还是听到了,叫了起来,“出了什么事?”

                      及甫、维申两兄弟忙忙进去,“大人,没什么大事!

                      “没什么大事,那就是有小事喽!毖宀┢窕崛米约憾雍,“是什么小事?说来听听!

                      维申犹豫了一下,小声道,“冯京与韩冈见过面后,就直接回家了!

                      维申说话的时候,及甫小心的关注着他们的父亲彦博。老年人若是动怒动气,很容易出事。而彦博,也正是易怒的脾气。

                      但彦博这一次却没有太大反应,反倒是有几分好奇的模样,“哦?韩冈是怎么说服冯当世的?还真想亲眼看看!

                      ……………………

                      韩钲从头到尾看到了全程。

                      前因后果韩钲并不清楚,但从父亲与冯京之间的对话中,却已经了解了很多。

                      不过韩钲宁可自己不了解。

                      “大人,那辽人……是不是……”

                      他不敢再追问下去。

                      当朝宰相与北虏私下里勾结,或许还不到勾结这一步,可只是向敌国泄露国中机密,那也意味着官场之内的一场大地震。自家父亲作为罪魁怕是连名声都要给毁了。

                      不过韩冈似乎已经从简单的几个单词中听到儿子的心声,“说说你的理由,为何会这么想?”

                      ‘这不是理所当然吗!

                      韩钲在肚子里嘟哝道,只要多想一想,很容易得到这个结论。

                      彦博、冯京、韩缜韩维,事后都应该能想到。只是时间问题。

                      …………………………

                      韩缜和韩维都不喜欢彦博,在他们看来,如今朝堂上硕果仅存的仁宗朝的宰相,私心实在是太重了一点。

                      辽国如今国势昌盛,若不是大宋同样国运蒸蒸日上,换作仁宗、英宗时,早已亡于契丹骑兵的铁蹄之下。不过一旦兵权四散,无论是哪一方,都无力与辽人对抗,最后倒霉的只会是北方边境上的百姓。

                      “这只金毛鼠,还是这般滑溜!焙乔嵝ψ,脸上的皱纹也放开了。

                      原本他们就准备站在韩冈的一边,尤其现在的局面,让他们更不会站在政事堂的对立面。韩冈又说服了冯京,这让事情变得更加容易处理了。

                      韩维还有些疑惑,“章惇、韩冈皆是晚辈,他拉得下他的那张老脸?”

                      韩缜猜测着,“或许有什么把柄抓在了韩冈的手里面!

                      哪家显贵家里没有点阴私事,真想要把人往死里逼,总能找到理由的。章惇和韩冈做了那么久的宰相,控制朝堂多少年,若这点能耐都没有,他们早就连皮带骨被人吞了。

                      政事堂手上本钱雄厚,外路官员和致仕元老根本无法与之抗衡。如果不是太后病退,天子失德,使得宰相们不得不为他们的专权找一个合乎天理人情的依仗,就不会有今日一干入觐元老的光。

                      听到了祖父们的对话,韩璃也放下了对乡里的担心,低声笑着对父亲道:“潞国公想示威,这下丢人现眼了!

                      但韩璃却没能从父亲那里得到回应,他低头看了韩宗儒一眼,却发现自家的父亲正紧皱着眉头,头上脸上的汗水如同小溪一般潺潺而下。

                      “阿爹,怎么了?”韩璃一下紧张起来,忙问道。

                      “不太对劲,辽人来的蹊跷,似乎哪里不对……”

                      韩宗儒说得有些颠三倒四,却让韩璃的心都提了起来。

                      “小猴子,你和你爹在说什么私话呢?”

                      韩缜的声音突然响了起来。很大声,韩璃惊得回头,却见韩缜和韩维没再说话了,都在看着这边。

                      韩璃张开口,却不知该说什么。韩宗儒眨巴了两下眼睛,清了清嗓子,“其实是这样的……” 小说宰执天下 最新章节正文 第48章 时来忽睹红日低(26)网址:http://www.ellenwoodenterprises.com/book/6/6147/26558624.html
                  推荐阅读: 夺舍之停不下来 大秦之帝国再起 雪鹰领主 畅游武侠世界 圣墟 大主宰 闪婚老公太凶猛 鉴宝金瞳 重生之钱倾天下 劫天运
                  江西11选5怎么样_江西福彩15选5怎么样-辽宁快乐12怎么玩 郑秀晶| 死神来了| hold| 国足抵达菲律宾| 百度地图| 昨日青空| 无间道三| 粮食安全白皮书| 诺贝尔经济学奖| 周冬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