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58看书 > 历史军事 > 宰执天下 > 正文 第十章 千秋邈矣变新腔(19)

                  正文 第十章 千秋邈矣变新腔(19)

                  作品:宰执天下 作者:cuslaa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对不住各位,迟了一点】

                      ??宗泽宗汝霖。

                      ??韩冈当然记得这个名字。

                      ??不过原因理所当然的与前来报信的顺丰行京城大掌事不一样。

                      ??在世人眼中,宗泽不过是在评论军事时有所表现,日后有可能成为一位出色的帅臣,但也仅只是有可能。在河东战事激烈的时候颇受了一番关注,但战后很快就没了声息。

                      ??之所以会被特意提起,也只是因为韩冈曾经提起过他的名字,且他跟两家报社关系也不错顺丰行好歹也是两大联赛总社的股东之一。

                      ??而在韩冈这边,因为宗泽在未来记忆中的表现,比同科的其他进士更值得看好其未来。相对的,被重点报告的省元张驯,韩冈就没什么印象,也不是很放在心里。

                      ??“宗泽我记得,对河东战局的点评很不错!焙缘阃匪底,“之前听说有几位想找他做女婿的,可惜好像早就娶妻了!

                      ??大掌事立刻在心中给宗泽加了一个重重的记号。

                      稍稍普通一点的京朝官,根本别想当朝宰辅能记得他的名讳,更别说更细节的东西。韩冈能记得宗泽,以及他对河东的评价,还不足为奇?啥剂私獾搅俗谠蟮幕橐鑫侍,那就大大不同。至少在高层,宗泽这个名字经常被提到。而不是市井中那般,因河东战事结束而变得籍籍无名起来。

                      “难怪没听说有人上门议亲!贝笳剖率蕴降乃底,“张省元那边倒是去了好些人家!

                      ??“张驯还没娶妻?”韩冈挺惊讶。

                      ??他对张驯不怎么放在心上,但并不代表其他人不会注意这位在国子监中就声名鹊起的士子,会投资的早就出手了。

                      ??大掌事心中有数了,道:“好像没听说!

                      ??“这倒是奇了!焙赃七谱,就丢一边去了。

                      宗泽也罢,张驯也罢,都不是顺丰行京城大掌事此行的重点,仅只是闲谈的谈资而已。他过来,自是有更重要的事需要禀报。

                      朝廷将会和买棉布并配发给关西禁军的消息已经传扬了出去,因为担心陇右棉布供货量减少,市面上的棉布价格立刻上涨了一成多。尽管棉行批发的价格没有变,但争购棉布的情况多了起来,那些零售的商人也不会放过这份钱不赚。

                      同时京营禁军中也如预料中一般有了些杂音。尤其是上四军,鼻子都是冲天,向来觉得自己只比诸班直和天武军稍差,就是禁卫的一部分,不仅看不起外路的禁军,连京中其他军额的袍泽也一样看不上眼。

                      现在听说西面的那些土包子竟然能配发陇西的棉布,自家却只能拿到些单薄的绢绸,心中立刻就不平衡起来。已经有些人在鼓噪着要朝廷一视同仁。

                      若仅仅是西军的话,十几万匹布,棉行还能够支持?扇绻┯伎家笈浞⒚薏甲鲆铝,棉行每年能够收入的利润可是要大打折扣。

                      这也在韩冈的预测之内,不论是千载之前,还是千载之后,人心皆是如此,“不管寡而患不均,先圣之言。闹起来是正常的,不闹才反常!

                      “但……”大掌事欲言又止。

                      “这事不用你们操心!焙孕α艘幌,“是江南棉商的事!

                      而且现在只是有些苗头,还没有闹起来,暂时还不用担心。

                      眼下还是殿试更重要一点。

                      ……………………

                      ??新科进士的名单定下来之后,就是殿试了。有心争一争名次的士子,还要再努力一下。那些有自知之明的士人,就开始庆祝了尽管在最终确定之前还不敢太放肆,但私下里的聚会已是每日不断。

                      而朝廷内部,也开始了对殿试的准备。

                      ??自仁宗之后,殿试已不再黜落,只决定名次,且最终排名还是天子如今是太后来决定。所以殿试考官们的名单出台后,并不需要把他们锁进贡院中,照常作息就是了。

                      更不会有人去贿赂考官,求一个状元人选。殿试考官们呈上的进士名次,多年以来,没有不改变的。这是天子的权力,而天子也肯定会去使用这个权力。将状元的希望放在考官们身上,根本就不可能有结果,也没人会这么糊涂。

                      韩冈手中早有了初考官、覆考官、详断官的人选名单。而这十几人,现在都被唤到政事堂这边来韩冈有事要用到他们。

                      殿试上的确不黜落考生,但犯了讳就另说了。

                      按照规定,犯杂讳者将降入第五等,为同究出身,还是有官做,只不过进士出身的资格就没了。而进士资格所拥有的选人阶段跳级晋升的权力,当然也就与之无缘。

                      “何苦折腾人!焙匀缡撬。

                      历代天子,包括太祖之前的列祖庙讳,但凡能考中进士,基本上都不会犯这等大错。但万一太

                      后和太皇太后祖辈的名讳,被不知情的考生误写了,比如向太后的曾祖向敏中,有哪位考生在考卷中写了‘敏中’二字,没有用其他字代替,也没有减一笔或增一笔,便是犯了杂讳,是要被降入第五等。

                      在韩冈看来,这样未免太冤了一点。最好的办法,就是将这些禁字禁词列举下来,事前发给考生。

                      听了韩冈的吩咐,为首的考官王存随即问道:“敢问参政,万一有犯讳字词没列举出来,之后在考卷中又被确认是犯讳,该如何论?”

                      “自是罪在尔等!焙愿纱嗔说,“考生不问!

                      有蹇周辅等人的前车之鉴,王存等人都相信韩冈说到做到。而且韩冈这般做,又有化解之前为黄裳发落蹇周辅等人在士林中的非议,当然容不得人违逆。

                      王存等一众考官哪一个都是人精,没人一人反对,低头领命而去。

                      待这一众退了出去,旁听的张璪对韩冈道:“玉昆,你如此说,怕是音相近的字词,只要稍有犯忌嫌疑,都会被归入禁止之列!

                      “换种说法就行!

                      比如薯蓣在唐时变成薯药,英宗时再从薯药变成山药,都是为了避讳。连名词都能变,遣词造句中,变一个说法,又有什么难度?而且后世这样的情况也多,韩冈早习惯了。

                      的确如张璪、韩冈的预计,众考官午后交上来的是密密麻麻的三张纸。

                      张璪皱着眉头看了半刻钟,抬头问韩冈:“‘敏而好’怎么办?换种说法?”

                      韩冈从张璪手中接过那几张纸,看了几眼,递回给王存,“双名不偏讳,相信诸位应该明白!

                      犯讳最主要的就是人名。人名有单名双名之分。双字之名,只有同时犯了两个字,才算是犯讳。若仅仅犯了其中一字,并不算犯讳。但王存等人罗列出来的犯讳禁字词,却是连犯了双名中的一个字,都被列入了犯讳的行列。

                      韩冈也不知他们是故意上眼药,给自己难看,还是的确是小心谨慎,害怕之后出漏子。反正这份列表公布出去必然惹起一番轩然大波。

                      “请诸位回去后再用心改一改!焙曰邮纸诳脊俑狭顺鋈。

                      “玉昆,其实也没必要这般麻烦,你我不都是这么过来的吗?这也是臧否人物的手段!闭怒b说道。

                      “不教而诛,可乎?”韩冈摇摇头,“前贤不言,虽自有其理。但在韩冈看来,因小过而黜贤士,也非朝廷本意!

                      无论人和事,只要刑统与编敇中不见言及,便不能算是犯法。尽管如今书写判词,依律是得将判罚所引用律条写明,但很多时候,衙门里的判决也有凭心而断的情况,判词中亦多有牵强之处。

                      在韩冈看来,法无明令禁止者,即为可行。这样的想法若能成为朝廷行事的圭臬,很多事就能少了阻碍。当然,更重要的是眼下能为自己发落蹇周辅之事,在道理上占据制高点。本质上,这两件事其实是一件事。

                      “的确非是朝廷本意,否则殿试就不会不再黜落!闭怒b洒然笑道,“就按玉昆你说的去做好了!

                      韩冈真想要将这件事做得好,就该是密奏太后,让太后下诏。现在这么做,倒像是收买人心的路数。但以参知政事的权柄,又得太后的宠信,韩冈这般做,纵有人想要反对,又能找谁去讨公道。更何况韩冈这是讨好今科和日后的考生,朝臣撰写奏章、公时也能有所参考,谁反对了,立刻就能在士林声名尽丧。

                      可此以往,恐非朝廷之福。权臣就是这么一步步成起来的。

                      不过怎么说,那也是多少年之后的事了。

                      张璪冷笑起来,自家再过些年就要致仕,也不指望能够活到八十九十,韩冈日后就算有什么不轨之举,也轮不到自己来操心就算操心也没用,连殿试时的考题科目都改了,何况提前列明禁字词?

                      张璪想得通。

                      数日之后,当集英殿敞开大门,迎来四百五十余位省试选拔出来的预备进士,摆在他们的小桌上的,除了笔墨纸砚和各人姓名籍贯之外,就有着一张列满犯讳字词的印刷单。

                      当然,还有出自韩冈手笔的考题。 小说宰执天下 最新章节正文 第十章 千秋邈矣变新腔(19)网址:http://www.ellenwoodenterprises.com/book/6/6147/26557798.html
                  推荐阅读: 夺舍之停不下来 大秦之帝国再起 雪鹰领主 畅游武侠世界 圣墟 大主宰 闪婚老公太凶猛 鉴宝金瞳 重生之钱倾天下 劫天运
                  江西11选5怎么样_江西福彩15选5怎么样-辽宁快乐12怎么玩 火箭球星哈登改口| 苹果下架涉港app| 苹果下架涉港app| 德鲁大叔| 孔子| 粮食安全白皮书| 美国加州爆发山火| 孔子| hold| 粮食安全白皮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