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58看书 > 历史军事 > 宰执天下 > 正文 第十章 千秋邈矣变新腔(三)

                  正文 第十章 千秋邈矣变新腔(三)

                  作品:宰执天下 作者:cuslaa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还真是慢!闭怒b放开了要找的书,看了一下外面的天色,语带不快,“怎么现在才出来?耽搁了多少事!

                      正是看着结果出来的时间时间差不多了,又拿到了阁试题目,三位宰辅结束了堂中议事之后,才没有立刻回厅,而是一起坐在这里等消息。没想到一拖多久。

                      “毕竟是制科!焙秃推,年纪大了,脾气也仿佛变好了一般,“考订试卷合格与否,的确要多议论一下才对!

                      用得着吗?

                      韩冈暗暗摇头。

                      这个又不是进士科礼部试,需要排定考生名次,需要评判立论高下。崇院的一众考官,只需要确认考生们解题的对错与否,书写上下有无错讹,这样就够了。

                      “结果如何?”张璪问着堂后官。

                      堂后官来的匆匆,有些带喘。听到张璪询问后,也没先回答,而是向韩冈的方向瞥了一眼,但在对上韩冈的视线后,立刻又避开了。

                      看见堂后官的模样,韩冈心中有数了,脸色也微微沉了下来。

                      “十二人中只有三人通过,李之仪、宋涟和陈瓘!

                      三人中,李之仪是韩绛推荐,宋涟为张璪推荐,陈瓘是元丰二年的榜眼,是在大名的吕惠卿所荐。其中李之仪、陈瓘皆是进士出身,有官职在身,而宋涟是布衣,为张璪门客。

                      而韩冈推荐的黄裳,却没有名列其中。

                      “黄裳呢?”张璪立刻追问道。

                      “黄博士没有通过!

                      韩绛和张璪两人顿时回望韩冈,不无惊讶。

                      这一回制科重开,总共十二人应考。不仅仅韩冈推荐了黄裳,韩绛、章惇、张璪,甚至王安石都推荐了人去应考。不过其他人都是走了贤良方正能直言极谏和才识兼茂明于体用两科,只有黄裳是军谋宏远材任边寄科。

                      在这些人中,有榜眼,有进士前十,有同为宰辅的门客,但还是以黄裳通过的呼声最高只因为谁都知道军谋宏远材任边寄这一科,可以说是为黄裳量身定做的。

                      尤其是通过阁试后的御试,黄裳必定能够通过。虽名为御试,却不可能让太后出题,只可能是由宰辅们将题目拟定进上;粕言谒嫉哪且豢浦,第一没有竞争,第二又有实际工作经验,其举主韩冈在朝中守边制敌经验最为丰富,在殿中为黄裳张目,纵使王安石、章惇齐上阵,也压不下他。

                      但黄裳偏偏在阁试上就落空了。而眼前的这两位,韩绛与张璪所推荐的考生,却同时通过了阁试。

                      韩冈自己不想作弊,对他人会投机取巧也有心理准备,只是事到临头,两边一对比,却还是发现心里一阵憋得慌。

                      面对韩绛、张璪投来的视线,韩冈回以苦笑,“看来黄勉仲当真是没有那个命。也要恭喜子华相公和邃明兄慧识珠!

                      “哪里;泼阒俚牟鸥,朝中知者甚多。纵是一时不顺,也不会影响未来的仕途!

                      这两位怕是都拿到了泄露出来的考题了。方才一个个正儿八经的琢磨考题的出处,原来跟自己一样,都是揣着明白装糊涂。

                      方才张璪说自己看不出那一道送分题的出处,韩冈当时就不信,一方面题目的难度的确稍低,另一方面,也是张璪演技差了一点,不如韩绛的水平高。

                      除了韩冈推荐的黄裳没有考中外,章惇所推荐的李和也没有考中。王安石推荐的孙冲也同样没有考中。吕惠卿推荐的陈瓘考中了,韩冈却不会去怀疑他。

                      韩冈素知章惇为人,不私其亲。他若是拿到考题,怕也不会给人,便是亲儿子也不一定会。

                      王安石的眼中更是揉不得沙子,孙冲虽是他的门客,能得到他的荐举,却不可能从他手中得到泄露的题目。估计三馆中的那几位,也没人敢拿着考题去奉承王安石。

                      至于陈瓘,吕惠卿离得太远,却没有可能帮他多少。

                      终究还是黄裳的那个状元头衔让自己大意了。韩冈想着。

                      纵然知道来自后世记忆中的状元头衔做不得数,但潜意识中,还是将黄裳的水平放在了状元一级上,认为他肯定能够通过考试;蛔魇嵌曰粕训牟琶挥惺裁葱判,在别人都有可能作弊的情况下,韩冈也不一定会崖岸自高。做事总不能彻底黑下心去,也难怪自己推荐的人不能考中。

                      现在看一看,黄裳的这位记忆中的状元,还是比不上真正的榜眼。陈瓘可是货真价实的进士及第,不过韩冈也没听说过他拜在吕惠卿的门下,大概是同为福建人的缘故。

                      韩冈轻易的便认了命,这让韩绛、张璪突然间有些不适应。

                      他这样的态度实在太过奇诡,就两人所知,韩冈从不是简简单单就认输的人。

                      张璪想了想,问道,“那黄裳的考卷看到了吗?”紧接着又问,“对错如何,几题为‘通’,几题为‘粗’?”

                      这名堂后官显然已经有所准备,“试卷下官没有看到,但下官打听了一下,黄博士好象是‘通’‘粗’各居其半,仅仅差了一点点!

                      这不是差了一点点,六十分及格,考了五十九分叫差了一点点;六题中通四题合格,只对了三题,那可差得多了。

                      “秘阁那边应当已经将名单进呈上去了,且去将考卷取来!

                      就跟进士科礼部试和殿试一样,在批阅完之前,外界的力量想干涉都很难,取出试卷更不用说。但录取名单进呈天子之后,将试卷拿出来就很容易了。要不然,名列前茅的贡生们的试卷也不会满天飞,更不会有编订成册、由名儒点评过的程存在了。

                      没有太久,十二名参加制举的士人,他们的考卷都顺利的被取来了。

                      随手翻开上面的几页,一看到黄裳的考卷,张璪的心里就咯噔一下,‘坏了!

                      的确是坏了。

                      在崇院考官们的评判下,六题中,黄裳的答案是三‘通’三‘粗’,没有达到‘通’四题的合格标准。

                      但是除了出自《周官新义》的一题暗数,剩下的五题,黄裳都指明了出处,包括方才韩绛、张璪、韩冈最后讨论的《春秋公羊传注疏》的那一题。

                      在这其中,黄裳将四题的原准确引用,只有之前有关唐时宰相的一题,在引用上下时,黄裳在人名顺序上出现了一次错误,所以被考官据此判‘粗’。

                      到这里为止,还没有什么问题。虽然说因为没有将《唐书·宰相世系》的姓名按原序列出,的确是苛刻了一点,但也勉强可以说得过去。

                      可除了《周官新义》和《唐书·宰相世系》这两题之外,另外一题,黄裳对《墨子·明鬼》中的一节的议论,被考官判粗,那就说不过去了。

                      这也就是张璪叫苦的原因所在。

                      正常来说,在阁试中,考生但凡能将题目的出处准确找出,并准确写出了上下,之后的‘论’,只要不是写得太差,有犯讳或是白字,一般考官是不会穷究内容的。

                      毕竟能被推荐参加制科,都是当世有名的才子,至少才卓异,超出侪辈。并不比名列三馆秘阁的考官稍逊。有的考生在儒林中的名气,甚至远在考官们之上?忌穆鄣阌肟脊俚执,究竟是谁对谁错,根本都扯不清。难道说那些闻名于世的大儒参加制科,他有什么独到的见解,还要得到三馆中的官僚认同不成?

                      放在是直言极谏科,更是皇帝都要顶一顶,与考官不是一个路数,再正常不过。

                      能将阁试中刁难人的题目,全都找出出处,写明上下,已经足以证明考生的能力了。

                      可这一回,三馆秘阁的考官偏偏将黄裳写对了出处,写明了上下的一道论判了错。

                      在张璪看来,黄裳的这一篇论,除了论点异于新、偏近气之外,并没有别的问题,也没有犯讳,采也算得上不错,不说有多出色,但以其他人的论述作比较,已经足以通过了。

                      试卷从张璪、韩绛的手中传给了韩冈,韩冈看了一下之后,神色立刻就变了。

                      ‘韩冈铁定要闹事了!

                      这是张璪看见韩冈阅卷表情后的第一个念头。

                      “玉昆?”他试探的小心问道。

                      韩绛也是一瞬不瞬的盯着韩冈。

                      韩冈要是想为黄裳讨公道,必然会拿着通过的三人的试卷作比较,这样一来,他们两人也不能置身事外了。

                      “这最后两题的出处是在哪里?”

                      在韩绛、张璪的盯视中,韩冈忽然抬头问道。略嫌阴冷的神情,又恢复如常。

                      “一题出自《春秋公羊传注疏》,另一题是出自令岳的《周官新义》……玉昆你应该知道吧!闭怒b指了指传到韩冈手中的试卷。

                      韩冈的确是明知故问,看到前面的几份考卷,尤其是参考已经通过的三人的考卷,已经能让他明了题目的出处了。

                      一个出自唐代徐彦的著作,《春秋公羊传注疏》中的疏。

                      《春秋》是鲁国国史,为孔子编修,是为儒家最重要的经典之一;《公羊传》是流传下来的《春秋》最早也最重要的三家注释之一,为公羊高所著;汉代何休的《春秋公羊解诂》,是公羊传的注,是注释的注释;而徐彦所作的疏,便是注释的注释的注释。出自于此,又加上是前后颠倒、改换句读的暗数,能靠自己找出出处,难度不低。

                      另一题则是出自《周官新义》。虽然是今人的著作也就是王安石所著但这的确是得到官方认定的经籍注疏之一。不过在张璪看来,这一题虽说是暗数,未免扭曲的太过分了。八个字中,有四个无意义的助词,这样鬼才能猜得到。这一题,黄裳没有做出来,通过的三人中,陈瓘和李之仪也没有做出来,倒是张璪推荐的宋涟做出来了。

                      “这六题分别出自经、史与古人、今人的注疏!焙灾缸攀跃矶院、张璪说着,平静的脸上看不出愤怒,“说起来崇院的几位的确是煞费苦心!

                      韩绛默然不语,张璪点点头,皆在等待韩冈的下。

                      “不过这是贤良方正能直言极谏,才识兼茂明于体用两科的考题吧?……军谋宏远材任边寄科的考题在哪里?” 小说宰执天下 最新章节正文 第十章 千秋邈矣变新腔(三)网址:http://www.ellenwoodenterprises.com/book/6/6147/26557737.html
                  推荐阅读: 夺舍之停不下来 大秦之帝国再起 雪鹰领主 畅游武侠世界 圣墟 大主宰 闪婚老公太凶猛 鉴宝金瞳 重生之钱倾天下 劫天运
                  江西11选5怎么样_江西福彩15选5怎么样-辽宁快乐12怎么玩 常州奔驰连撞多车| 海南渔船南沙遇险| 命运石之门| 纽约大面积停电| 国光帮帮忙| 马云| 民国谍影| 一吻定情| 一吻定情| 乌镇戏剧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