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58看书 > 历史军事 > 宰执天下 > 正文 第43章 修陈固列秋不远(四)

                  正文 第43章 修陈固列秋不远(四)

                  作品:宰执天下 作者:cuslaa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第二更;褂械谌,请朋友明天早上看!    “哦,蔡京怎么说?”    宗泽对蔡京的称呼也改了,不管怎么说,用近乎于构陷的言辞,去攻击曾为天下万民立有殊勋的功臣,已经失去了朝廷设立御史的本来用意。宗泽好恶分明,自不能对蔡京再用敬称。    “蔡京说,十年之后两府不一定在了,换成是其他官职,侍中、仆射的做宰相。韩宣徽的誓言岂不是如同空话!    蔡京输了。宗泽心道,韩冈只要不糊涂,肯定得明说这些都算在誓言内。众目睽睽之下,谁能改口,谁敢改口?    而且韩冈的话虽然不严谨,但又不是汉儒解经,需要一个字眼一个字眼的扣。在殿中的朝官哪个眼里能揉沙子,哪里可能当场玩文字游戏?    “韩宣徽就回道,他不掌文武大政!    果然如此。    宗泽点点头,“蔡京怎么回复的?”    真的应承下来,他可就一辈子别想入京了。在外人而言,韩冈付出的代价太大,根本不值得。但在蔡京那边来说,他是绝不会愿意做出这样交换的。    “面对韩宣徽的赌约,蔡京还能怎么说,骑虎难下,只能答应了!    “不过他的样子也可笑,真的忠心为国,听到韩宣徽,就该高兴的立刻应允下来,之后再质问,让韩宣徽不能改口?伤扔淘,再问话,就是没有爽快的接下赌约!    “韩宣徽也说了既然,还要思虑良久。不过不论是,既然着,这个赌约他会去做!    蔡京输得不冤,宗泽暗叹,换上自己也是输。也许自己的功名心不如蔡京重,但韩冈提出这个赌约之后,    “汝霖,出大事了!”第三批同学又跑了进来,看见宗泽就在院中便叫道,“就知龗道你在这里!”    宗泽一叹。    也难怪消息传得快。今天正是朔望朝会之日,上殿的朝官数以百计,等朝会这一结束,这么大的事自然就会像是长了翅膀一般,瞬息间传遍了京城。现在还不到中午,国子监中已经是尽人皆知。到了晚上,怕是东京城内的几十万的军民,都知龗道有个蔡御史将韩宣徽气得发誓不做宰相了。    “都听说了啊!    一群人聚在宗泽这里为韩冈愤愤不平,说起人望,韩冈在士林中也算是很好龗的。哪个家里没有弟妹子侄?就是这些年岁不一的学生,也都抽空种了痘,以防万一。蔡京要是抓到了韩冈的罪证倒也罢了,但现在这个说法,除了站在天子的角度,没人能够接受。    “蔡奴可恶!”    “蔡奴可人,何谓可恶?!”    蔡奴是如今正当红的歌伎,其母郜懿,也就是通称郜六的名妓,更是号为状元红,十几二年前红遍京城,据称其与曾为御史的李定,以及名僧佛印,是一母所生。一人插科打诨,倒引来了几声笑,毕竟还是事不关己。    “就不知龗道在背后指使!    没人相信小小的一个殿中侍御史敢于直接挑战    “还能是谁?肯定是蔡相公!”    “蔡京就是蔡相公的亲戚!”    相比起,在京百司的那些处置实务的朝官们,御史总是更加惹人注目。他们的亲戚关系都瞒不了人,尤其是跟宰相有关的话,更是如此。蔡京和蔡确、蔡襄的亲戚关系,早就给发掘出来。要不是蔡京被提拔的时候,蔡确曾经请过太上皇的许可,他早就在御史台呆不下去了。    “应该不至于!    后过来的同学,听到了更为详细的情报,“听说蔡相公根本就不知龗道蔡京要弹劾韩宣徽,好像连弹劾章枢密都不知龗道,在殿上脸一直都是青的!    “蔡相公宰相做得好好龗的,要赶也只会赶韩相公,找韩宣徽作甚?”    “说的也是!奔父鋈说阃,这根本就没有必要。    当听说蔡京弹劾的目标是韩冈,宗泽就知龗道绝不可能是蔡确在他背后指使。蔡确没龗事找韩冈做什么,平白树立一个死敌,韩冈现在根本就不会跟他争。    “或许是曾、张两参政,蔡京在殿上还提到他们呢!    “还有吕宣徽!    吕惠卿接任宣徽使的消息还没有传回来,但没人觉得他会不接受。不管他有多不甘愿,除非他辞官,否则就逃不掉去河北的命运。    只是也没人觉得他会不恨那些不让他回京进入东府的宰辅们。    “或许是搅混水也说不定。汝霖,你觉得会是谁?”    宗泽摇摇头:“不知龗道!    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宗泽还真是猜不到究竟谁在蔡京的背后。也许为了这个人究竟是谁,朝堂上还会再乱上一阵。    只是韩冈赌咒发誓,还是让宗泽隐隐觉得有些可以商榷的地方。    韩冈在《自然》中,曾经说明过该如何写期刊需要的论文。因为需要让其他人进行验证,格式与体例与平常所写的文章完全不一样。要将前提条件写明白,这样才能进行验证。    每一期的《自然》,宗泽都买了下来,里面的知识和说明的道理,他也都有研读。    宗泽知龗道,越多的前提条件就代表了越小的范畴。在外、为官和终生,三个前提条件之后,已经将韩冈不入两府的可能,缩小了大半。    虽然现在风尖浪口上肯定不能用,但必要的时候,这些预留的借口就能派上用场了。只要条件不满足,韩冈就是坐上宰相的位置,谁又能说得了什么?    蔡京怕是有得苦头吃了。宗泽想着。多半不会有正常的御史贬官的待遇。    到了午后,从宫中传出了对大闹朝会的几人处理结果。    韩冈排在第一个,作为宣徽使,却跟御史争论于朝会上,甚至于在殿上对赌,渎乱朝纲,罚铜八斤。    赵挺之、强渊明都是贬官出外,都是去江西监税,虽然重,但还是在正常的规则范围内。    御史中丞李清臣治御史台无方,罚铜五十斤。这样的处罚在左迁之外,已经算是很重了。    至于蔡京,则是回返厚生司,为厚生司判官。    被蔡京顶替的厚生司判官吴衍,则是暂时免官卸职,下面会去哪里多有猜测,但传说最多的,就是蔡京腾出的那个位置,到了黄昏的时候,几乎人人都在这么传。    蔡京得以晋身御史台的缘由,是他的经历丰富,才能卓异,从中书门下、到厚生司,再到出使辽国,在这其中,厚生司、出使辽国都跟种痘法脱不开关系。    得了韩冈的好处,却回头一刀,这样的人回到旧时职位上会有什么样的下场,不问可知。在加上吴衍的对比,    纵然之前多有斥骂蔡京的学生,但听到这个处罚,也不禁要暗暗咋舌,朝廷还真是够狠!    ……………………    蔡京已经在桌边坐了一个时辰,动都没有再动弹过。    身上的衣袍还没有换,除了长脚幞头脱了之外,连犀带还在腰间围着。    还是方才接旨时的状态。    来自政事堂的堂札,传达了他回返厚生司的安排,这让蔡京的心更加发凉,他不想回厚生司,但他又不敢不接受。    有哪个罪犯被流放后,能说一句这地方不好,我要搬回老家去?奖励可以辞,不喜欢的任命也可以辞,但明摆着的处罚辞不掉。    朝廷都摆出了重惩的态度,他这时候若还敢辞官,就是明明白白的怨望了。    到时候被穷究,下台狱都是轻的,说不定要追毁出身以来文字。彻底毁掉在官场上的未来。    没有人身上是干净的,做了那么久的御史,蔡京再清楚不过,要从自己身上挖到罪状,不需要费太大的力气?隙ㄓ泻芏嗳讼胍硐忠环,蔡京可不想让他们如意。    “到底是为龗什么,这时候弹劾韩冈有什么好处?”    “就么想过这么做的后果?”    “现在外面都给人围上了,这是要烧房子!”    “哥哥,你说句话啊。到底是为龗什么?!”    蔡卞在蔡京面前愤愤的叫嚷着,蔡京冷着脸,却没一句回话。若是在平常,早就一句话呵斥过去了,有弟弟对兄长这么说话的吗?但今天,蔡京却没法张口。    蔡卞肯定要受到牵连,今天或许没龗事,但明天就不一定了,多是要给逐出京城。    蔡京在殿上攻击韩冈,就没有将兄弟的前途放在心上。如果是寻常事,蔡卞再差也有王安石这个老师兜着,但他以此事撼动韩冈,就是王安石也难以容忍。    但比起反韩赤帜的诱惑,什么情谊都算不了什么了。日后有了地位声望,还用担心别的吗?    谁能料到韩冈会这么疯狂?    蔡卞抱怨了一通,见蔡京没有反应,也气冲冲的离开了。    接下来,却是蔡京家中仆役跑来要辞工。    韩冈在京城百姓中的名声极好,蔡家也不例外。蔡京在厚生司做事,着实让不少奴仆愿意到他家做事。但现在蔡京既然陷害韩冈,惹起了众怒,谁还会跟他一条道走到黑?    一个、两个,才半日的工夫,除了蔡家的家生子,其他雇佣来的仆婢,全都走了个精光。蔡京这条船要沉了,谁也不会跟他一起沉进水底。    蔡家的家生子,管日常采买的管家也过来了。平日里靠着蔡京的身份在街坊中很有些体面,时常被奉承。但现在,额头却肿得老高,又红又亮。    “三郎!”那管家在蔡京面前哭诉,“外面堵着多少人,都不能出门了。小人这才探个头,就挨了一石块!”    原本蔡京对此也有所预料,但这反应也正好证明了他的担忧并非没有来由,但现在,谁也不可能再用此事来攻击韩冈了。    那就是个疯子!    砰的一声巨响,让蔡京和管家吓了一跳。透过窗户,循声看过去时,却见东厢的屋顶开了个窟窿。    也不知是谁丢进来一块石头,砸穿了屋顶上,落进了房中。    蔡京脸色铁青,眯起眼睛,坐着一动不动。 小说宰执天下 最新章节正文 第43章 修陈固列秋不远(四)网址:http://www.ellenwoodenterprises.com/book/6/6147/26557278.html
                  推荐阅读: 夺舍之停不下来 大秦之帝国再起 雪鹰领主 畅游武侠世界 圣墟 大主宰 闪婚老公太凶猛 鉴宝金瞳 重生之钱倾天下 劫天运
                  江西11选5怎么样_江西福彩15选5怎么样-辽宁快乐12怎么玩 唐嫣怀孕后封面| 豫章书院教官涉案| 今日头条被约谈| 小唐尼回归钢铁侠| 翻译| 江姐托孤信曝光| 孙杨听证会开庭| 马云否认数据造假| 天气预报冷到发紫| 孙杨听证会开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