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58看书 > 历史军事 > 宰执天下 > 正文 第36章 沧浪歌罢濯尘缨(19)

                  正文 第36章 沧浪歌罢濯尘缨(19)

                  作品:宰执天下 作者:cuslaa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弓臂近六尺,弩身几乎跟人等高。

                      如此巨大的重型弩弓,硬是把身高也有六尺、比寻常人要高出一头的韩冈,映得矮了三五分去。

                      说是床子弩小了。说是单兵弩则又大了。

                      但是给人拿在手中,谁能说这是床子弩?只是这样的重弩拉开来,怕不要仈jiǔ石近十石的力道。shè击出去的箭矢,估计能把穿了铁甲的士兵给串成肉串。

                      韩中信乍看到这般充满了暴力气息的重型单兵弩,眼睛都不由直了起来,一时忘了要跟韩冈回报他的差事。

                      “这是克敌弓?!”

                      军器监中正在制造比神臂弓和破甲弩威力更强的新兵器的消息,已经在军中传了很有些rì子了。连名字都传了出来。

                      自从确认了辽国的正军几乎换装了铁甲之后,许多人都在期待新弩弓的出现,能重新确立在远程攻击上宋军对辽军的优势。

                      克敌弓正是其中备受期待的一种。

                      “不是,克敌弓只是神臂弓放大了尺寸。这个是手shè弩!焙越馐謘hè弩递给韩中信,拿着看了半天,手也酸了,“是军器监的新玩意儿,方才才送过来。要是张孝杰不走,还准备在他面前试上一试!

                      “不对吧!段渚芤防锩娴氖謘hè弩明明是床子弩。手shè合蝉弩,手shè斗子弩……”韩中信愣愣的接过这具看起来威力就极为恐怖的重弩,手一沉,差点就没脱手掉了。

                      “全名就是手shè床子弩!焙蕴颂,笑了起来,“军器监就是这样,起名直白得很,一点都不动脑筋的!

                      其实他也一样。板甲这个名字,真的一点脑筋都没有动,都没认真想过一个威武雄壮点的名号。

                      军器监的起名天分,不是韩中信要考虑的问题,他从韩冈手中接过了这具手shè床子弩后,就在估计这东西的重量,“怎么这般重,怕不有二三十斤吧!

                      “二十二斤,还不算托架!

                      韩中信顺着韩冈的视线移过去,就在一边,有根扎在地上的双头铁叉。叉上的双尖zhōng yāng,正好可以架着一具手shè床子弩。

                      用托架的重弩,韩中信还真没见过,“加上托架呢?”

                      “加上这架子,该有三十斤了!

                      “都快跟半身的骑甲一样重了!”韩中信又看着这手shè床子弩,掂了掂手,感觉真个跟盔甲拿在手上没多少差别。

                      “不带头盔和手脚上的配件,那真的就差不多了!焙缘阃返。

                      他的力气就是在军队中也是很不错的水准,但韩冈拿着这张重弩,就知道凭着自己的臂力,不可能稳稳地站立着持弩shè击。二十二斤的总重量不用托架支撑,很难稳定shè击,力道再强,不能瞄准也是无用。

                      可如若算上加装的托架的份量,基本上就是又一副不加配件的半身板甲。而且就算有托架,拿上拿下也吃力,军中没几个士兵能用得好这种缩小版的床子弩。

                      “守德,你觉得怎么样?”韩冈问着韩中信。

                      韩中信皱着眉头。从初见时的惊讶,到仔细审视之后,他的神sè也变得失望了起来,重量远不如神臂弓轻便,自是难以在行军时携带,这纯粹是防御ìng的武器:

                      “明明是床子弩,两根弓臂!军器监改个名字就能拿在手上用了?怎么上弦?难道只能用上弦机?”

                      在旁听着两人对话的。

                      “的确只能用上弦机,人力是没指望的!焙孕α诵。

                      韩中信闻言叹了一声。

                      这具弩弓一看就知道,必须要由机械上弦,人力的话少说也要三五人合力,但这张弩比床子弩小的多了,人多了,连搭手的地方都没有。不比放在地上的床子弩,有绞盘绞索,还有坚固沉重的地盘。

                      “力道肯定极强。但他背在身上的有三十斤啊。野战时没法儿带。倒是在城墙上守城时,可以把弩弓架在雉堞上,还能丢掉累赘的托架!薄安还故堑孟仁允钥,试shè之后,末将才敢评说!

                      关闭<广告>

                      “这是当然的!

                      韩冈将手shè床子弩又从韩中信手中接过来,递给了一边的亲兵,让他去给手shè床子弩上弦。校场边的畜力上弦机嘎嘎响了一阵,出来后在韩冈的示意下,交到了另外一名粗壮勇悍的军官手中。

                      韩中信认识那名军官,七尺一寸的身高,无论在哪里都会十分显眼。而且他还立下了不小的功劳,斩杀的辽军将领有好几个,在战场上更是因为硕大无匹的体格,帮袍泽们吸引了多少箭矢。

                      床子弩形制的重弩,用的自然是一尺多的铁羽箭,而不是之前的木羽短矢。

                      上了弦,上了箭。

                      在身高体健的壮汉手中,重弩没有用托架支撑,便稳稳的瞄准了五十步外人形架子上的铁甲。

                      咚的一声响,弯曲的弓弦一下抻直,巨大的后座力使得人猛地向后一仰,弓也扬了起来,但箭矢早已飞窜而出。

                      根本就不是双眼能够追上的速度,下一瞬间,铁羽箭出现在了七十步外,夺的一声斜斜的扎进了地里。

                      shè空了?

                      校场边围观的官兵一阵叹息。

                      才七十步的shè程。

                      白白用了那么大的架势。

                      “不对,中了!”

                      韩中信眼睛尖,大步上前,走到盔甲前,肩窝偏下一点的地方一个极为显眼的黑窟窿,竟是一击洞穿了甲胄。

                      箭矢命中的位置位于胸甲的边缘,接近肩甲。厚度比当胸处要略少一点,而且在架子上没挂好,使得背甲和肩甲之间有着缝隙,铁羽箭从前面穿出后,直接从缝隙中钻了过去。

                      这算不上是成功的试shè,不过在五十步外还要追求命中胸前要害的准确度,那未免是强人所难了。而且已经足以看出这手shè床子弩的威力了。

                      虽然不是将背甲一并贯穿,如果是人穿上铁甲的话,只要洞穿一层铁甲也就够了。五十步外,彻底穿透铁甲,又飞出二十步才落地,如此力道,一击把五十步外穿了铁甲的士兵shè成肉串当是不在话。威力完全超越了神臂弓,破甲弩也难以与之匹敌。

                      一群军官随着韩冈来到靶前,摸着胸甲上的洞口赞叹不已。

                      “怎么样?能派上用场吧!焙晕首藕行。

                      韩中信犹豫了一下。在他看来,这种东西根本没有大批量装备部队的价值。重量太大,不方便携带,类似于床子弩,至于威力,其实把敌军放近了,神臂弓也能shè穿板甲。

                      这就属于那种两边不靠的兵器。绝不可能像神臂弓、板甲那样人人装备。但用对了地方,还是很有威力的。

                      “自然是没问题。没有派不上用场的兵器。只要不是粗制滥造,用对地方都能克敌制胜。何况威力如此的神兵利器!

                      “质量不用担心,军器监这两年还算是会办事,也算用心在做事!

                      经过吕惠卿和韩冈两任判军器监重点整顿的物勒工名制度,使得军器监产品的质量检测,虽然没有他们主持监中事务时的严谨,但这些年也稳定在相当程度的水平线上。并没有出现甲胄一戳就破,战弓一拉就断的情况。

                      “枢密说的是,自从朝廷同意铁器入民间后,农具都是军器监的最好!

                      韩中信越来越会说话了,韩冈有些不太满意。停了一下,接过茶盏喝了口茶,方才又道:“守德,如果是你的话,你怎么用这个手shè床子弩?”

                      韩冈喜欢出题,时不时的就是一个问题丢出来。跟在他身边的幕僚和亲信都习惯了。很多人的能力也是这样锻炼出来的。

                      韩中信想了一下:“守城时用最好。神臂弓力道不足,八牛弩及远不及近,这个手shè床子弩最合适。再厚的盾也没用!

                      韩冈摇摇头:“等平安队夺了头名,都不见得能看到辽贼硬攻城池!

                      平安那是一支老牌的队伍,后台是车马行,所以起名平安?怩砭狭拇词记蚨,但总是在降级区沉浮,好些年下来了,都没人指望平安队能拿下一个第一来。

                      “野战也可以。像选锋一样,一个将挑选出一个指挥弩手来,专一shè击辽贼的具装甲骑。具装甲骑全都是合在一起冲阵,抓住机会,可以轻易地将一支具装甲骑给歼灭!焙行叛壑猩了缸抛孕诺墓饷,“枢密,这样的床子弩只要数量足够多了,上弦机能跟得上。辽贼的宫分军来了都没用!

                      只要数量足够多……韩冈想着韩中信的用词,真的是会说话了。

                      手shè床子弩的问题正是产量不足。

                      要把一件武器缩小,并不是依照图纸把零件尺寸按比例缩小就行了,床子弩做得大了反而容易打造,这般jīng巧的床子弩,对材料质量和工艺jīng度的要求高了不止一个等级。制造时间上,要比神臂弓了太多。

                      工时和材料消耗太大,制造难度也高,制造速度提高不起来,在成本上并不合算,但军器监还是献宝一般拿了出来。

                      很早以前,韩冈就有了这个感觉,现在就更严重了——军器监中缺乏一个具有开创ìng头脑的大师级人物,现在全都是匠人,只敢改进,而不敢扬弃。 小说宰执天下 最新章节正文 第36章 沧浪歌罢濯尘缨(19)网址:http://www.ellenwoodenterprises.com/book/6/6147/26556990.html
                  推荐阅读: 夺舍之停不下来 大秦之帝国再起 雪鹰领主 畅游武侠世界 圣墟 大主宰 闪婚老公太凶猛 鉴宝金瞳 重生之钱倾天下 劫天运
                  江西11选5怎么样_江西福彩15选5怎么样-辽宁快乐12怎么玩 by2| 归还世界给你| 爱泼斯坦死亡之谜| 拜仁2-2柏林赫塔| 建设银行| 通灵妃| 沈梦辰| 周杰伦| 李尚平枪杀案线索| 香港机票处置方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