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58看书 > 历史军事 > 宰执天下 > 正文 第24章 缭垣斜压紫云低(五)

                  正文 第24章 缭垣斜压紫云低(五)

                  作品:宰执天下 作者:cuslaa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知道了”韩冈打发来送信的家人出去,“回去跟夫人说,让她带着大哥儿大姐儿他们先去城南驿见岳父等放衙之后,我就直接过去”

                      家丁领了命,就匆匆出去了

                      虽说是之前猜错了,不过韩冈也懒得再多想王安石赶在祭天大典之前抵达京城,究竟是因为没有考虑太多,只是按着预定的行程走,还是因为还想在政坛上有一番作为,见到人之后就能知道了

                      这时候,皇帝陛下应该已经在斋戒沐浴了,但他绝不会将王安石丢在城南驿,明天必然要召其越次入对——这是必须给老臣的体面但到底要不要让王安石参加郊祀,可是能让赵顼头疼死

                      韩冈暗暗笑了笑,倒是有些幸灾乐祸的味道

                      “王介甫终于是又回来了”苏颂的声音中多了几分感慨

                      此时在编修局内,苏颂就坐在旁边,还有几名编修同在厅中王安石入京反正也不是什么需要保密的事,直接就是在正厅里说了

                      正是王安石所推动的变法,大宋才有了如今的气象,当年苏颂一力反对法,如今看来,已经不可能再坚持过去的观点了如今王安石出外数年后回返京城,到底会给朝廷带来什么样的变局,是留在朝中,还是依从诏令去相州,都是让人无法不去关心在意的

                      “本以为还有几天功夫呢”韩冈笑说道,“没想到会这么快”

                      “王相公没有先一步遣人入京?”一名编修惊讶的问道

                      韩冈微微一愣,这倒是个好问题过去家人尚在京城,他每次回京都会先行遣人通知,按道理王安石也该遣下人知会自己这个女婿一声,也好做些准备,出城迎接才是

                      难道当真是想打朝廷一个措手不及?韩冈不免有着这样的猜测

                      ……………………

                      “人是派了,谁料到在路上出了事啊”王旁笑着向韩冈解释道

                      在放衙之后,韩冈便依言赶往城南驿本以为此时的城南驿应该不会太热闹,绝大多数官员应该等到天子作出决定后才会赶上门来请安可出乎意料的,今夜的城南驿却是人满为患,不知多少官员和士子想见上王安石一面

                      王安石为此高挂免战牌,声称旅途劳顿,不便见客,将所有人都拒之门外也就韩冈,仗着自己的女婿的身份,还算轻松的穿过了人群,进到了内院的一座独门小院

                      许久不见的王安石精神矍铄,但的确是老了许多,头发白得多,皱纹也深了几分只顾着跟外孙和外孙女们说话,笑得很是开怀王旁和王旖则就在旁边说着话,见到韩冈便连忙迎上来

                      一家人见过礼,畅叙了一番离情,韩冈便半带抱怨的笑问着为什么不事先通报一声,也好有所准备王旁精神旺健,也富态了不少,看起来这几年管粮料院的日子过得不算坏,几句解释,倒是结开了韩冈的困惑

                      按王旁的说法,他们一行人到了南京应天府【商丘】之后,就派了人先行赶来京城,孰料那人在快到陈留的时候出了意外,受了不轻的伤——王安石和王旁他们还是经过陈留的驿站时才知道此事——受伤的那名家丁因伤势的关系,不便继续上路,所以现在还留在陈留县中依靠王安石的面子,被安置在开的陈留医院中接受医治

                      正逗着外孙们说话的王安石这时抬头来,“多亏了玉昆你的医院,什么病都能治,要不然也只能就在当地去找擅跌打的杏林高手了”

                      “也幸好是在陈留”韩冈说道,“如今的医院,除了东京城中的两家外,开封府内只有陈留、管城和白马三县建了医院等到了明年,才会轮到北京、南京和西京”

                      “稳定一点也好”王安石点头道,“玉昆,你接下来是不是准备在全国各地设立医院?”

                      “不,小婿最多也只打算每一路设一座医院毕竟是官办的医院人数有限,替代不了民间的医馆而且一旦全数转成官办,恐怕就成了官宦子弟除荫补外另一个求官的出路了”韩冈笑容冷冽,官僚们的德行古今中外从不会变,“伎术官转正官总比其他手段要容易一点,未免就有失钻研医术的初衷在小婿看来,官民两方都不能少”

                      韩冈只打算建立数目不多的医院多的还是维持现在负责一片的家庭医生,为区域内的普通人家提供日常的诊疗服务,此外再有专科诊所则负责一些专项的病症——比如牙医,稳婆什么的在韩冈的构想中,这个时代的医院,其存在的主要意义,应该是以培养医师,进行医研究,负责灾害时的紧急救治,而不是垄断医

                      在王安石的示意下,王旖领着几个小孩子去后面翻看礼物去了可惜这一次王安石上京,并非留任京城,韩冈的岳母还有王旁的妻儿都仍是留在了金陵城中,否则也能有个作陪的

                      等他们离开,王安石笑容微微收敛,眼神也变得犀利起来:“玉昆,有件事我一直都想问一问”

                      “请岳父明示”王安石要问什么,韩冈心知肚明

                      “我在金陵听传闻,殷墟甲骨是你编纂药典时才碰巧发现的这个传闻,应该不是真的”

                      “不敢瞒岳父,在收到岳父的《字说》后,小婿就立刻遣人打着采药的名义去了安阳”韩冈微微笑道,有些事再坚持谎言可就要生分了,王安石也不是好骗的人,“对《字说》的看法,小婿已经在给岳父你的信中写明了但若是没有证据,一切都是空谈既然小婿说格物致知,当然就不能用嘴皮子来证明,或是打笔墨官司,这样是争不出个对错来,谁都不会服气……就是断案,也得讲究个人证物证俱全,这样才能让人犯伏法不是?”

                      “玉昆就这么有把握?”

                      以采药的名义去动手,绝不是动动嘴、派个人那么简单土石矿物是药类的一大分支,譬如丹砂、雄黄,都是每家药铺都少不了的重要药材,但派人去殷墟刨坑,一旦被抓个正着,用采药做理由可没人会信想也知道韩冈到底是冒了多大的险

                      而重要的,土里寻宝这等事纯属运气,哪里能够心想事成以韩冈的为人,怎么会将自己命运放在运气上?王安石很难相信这样的说辞

                      “没有洹水之南的殷墟,还有岐山之下周原只要有几件证物就足够了”韩冈笑着说

                      “周原?”王旁都忍不住一声惊叫

                      “正是周原”韩冈说道

                      王安石摇摇头,他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周王朝起家的周原,周王先祖古公檀父率领族人安居下来的地方,也真亏韩冈敢去挖

                      “这也太冒险了”王安石道

                      “不过也算是运气,一开始小婿想要的是各式带铭的礼器和冥器,只要花钱,总能在当地人手中买到,就是急切间没有现货,也能雇请当地人去想办法”

                      王安石的询问,韩冈当然不可能说实话也没有藏头去尾,掩去部分真相,说些让人误会的所谓‘实话’——尽管这是韩冈最常做的;而是直截了当的就说了谎用谎言替代谎言

                      不是他不信任王安石父子的人品,而是多一个知道底细,就多一分危险只有一个人知道的才叫秘密,两人以上,谁知道什么时候会一不留心给暴露出去?

                      “只是对外得有个说得过去的名义”韩冈继续说着,“丹砂、雄黄都是山中所产,矿坑里挖出来的从平地里掘不出矿,唯有龙骨,所以让人打了收购龙骨的招牌谁能想到这龙骨,偏偏就是关键”韩冈微微一笑,“也算是运气了除了时间上有参差,其余的事基本上都是事实”

                      王安石脸色微沉,有关运气的说法,他在《字说》的序中曾经提到过——‘天之将兴斯也,而以余赞其始’韩冈的话,听起来就是像是在针锋相对

                      插不上嘴的王旁在旁边有点着急,左看看,右看看,不知怎么开口调解

                      看着微笑中却眼神坚定的女婿,王安石心中叹了一口气,大道之争,本来就不是讲人情的地方

                      气氛正尴尬的时候,一名家丁几乎是小跑着从前院窜了过来,脸上慌慌张张的,在跨进门中的时候,莫名其妙的就被门槛绊了一下,一头栽进了厅中

                      “吴平,你这是什么样子?”王旁大感丢脸,厉声向拼命想要爬起来的家丁质问着

                      吴平手忙脚乱的爬起来,捂着痛处结结巴巴的说着:“相公,二郎,宫……宫里面来人了,说是官……官……官……官家就要到了”

                      官家就要到了?

                      这话听在耳中,却没人能立刻反应过来就是韩冈也是先是一愣,等一下明白过来之后便立刻起身

                      这跟韩冈当年入京的情况对比鲜明赵顼对韩冈可以放在一边晾着三五日、七八日,半个月都可以的,但对王安石却决不能这么做——法还在,慢待王安石,免不了会被人误会要改易法了——今天遣使慰问,明日招入宫中,这是韩冈预先猜测的但赵顼亲自出宫驾临驿馆,这份礼数,却是怎么也不可能猜得到

                      转头发现王旁还愣着神,而王安石则已经是一脸激动的站起来赵顼如此待他,传到后世可算是君臣知遇的典范了

                      紧跟着那吴平,一名身穿紫服的内侍也进来了,却是大家都熟悉的石得一没人敢拦的这位大貂珰亦是差点被门槛绊倒进厅刚站稳,也慌急慌忙的冲着王安石道:“相公,官家就要到了”转脸看见韩冈,也只是匆匆招呼了一句“端明也来啦”便径自扶着王安石就出了厅去迎驾

                      韩冈扯了一下还愣着的王旁,对听到外面动静赶出来的王旖吩咐了一句,便一同出门,在城南驿的正门前,与驿馆中的近百官员一同向着已经御驾亲临的赵顼行礼问安

                      如此宠遇,让王安石复相的流言在一夜之间传遍了京城

                      <div style=display:none>百度搜索泡书阅读最最全的小说 小说宰执天下 最新章节正文 第24章 缭垣斜压紫云低(五)网址:http://www.ellenwoodenterprises.com/book/6/6147/2450291.html
                  推荐阅读: 夺舍之停不下来 大秦之帝国再起 雪鹰领主 畅游武侠世界 圣墟 大主宰 闪婚老公太凶猛 鉴宝金瞳 重生之钱倾天下 劫天运
                  江西11选5怎么样_江西福彩15选5怎么样-辽宁快乐12怎么玩 冬奥会| 许昕遭遇灵魂翻译| 迪士尼 漫威建筑| 天宫二号回家| 环法| 环太平洋:雷霆再起| 李现| 失踪女童漳州出现| 松花江客轮相撞| 范丞丞三胞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