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58看书 > 历史军事 > 宰执天下 > 正文 第20章 土中骨石千载迷(五)

                  正文 第20章 土中骨石千载迷(五)

                  作品:宰执天下 作者:cuslaa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听到韩冈从安阳掘出了商人占卜甲骨的消息,蔡京整整愣了有半刻钟之久

                      当他回过神来的时候,发现整个御史台的气氛都变了样,御史们一个个仿佛有人欠钱不还的阴沉着脸,默不吭声,连带着让胥吏们也都屏声静气,蹑手蹑脚走路如同做贼

                      政事堂的一个书办捧着一沓子公奉命来御史台,甫进门就被森森阴气激了一个机灵,连脚步都迈不开了

                      “这是咋的了,”他挪着步子凑近了门房后的司阍,压低声线问道:“又是被谁招了惹了,怎么连树上的乌鸦都不叫了?”

                      “谁他娘的知道”司阍离得远,现在也是一头雾水,不敢往里面去问,却不忘提醒经常一起喝酒的朋友,“小心一点,别犯到刀口上”

                      书办干咽了口唾沫,心中发慌不知道是现在送了书,还是过一阵子再来的好一时便在门前进退两难起来

                      蔡京没去注意门前的那点小插曲,他只顾看身边的张商英领头打击气一脉的张御史面色灰败,神经质的用牙齿咬着下唇,出了血都没察觉

                      这般阴郁的气氛,似乎是在台中传说里,当年王安石为推行法清洗政事堂时才有的情况

                      ‘消息传得还真快’蔡京心里想着,才多点功夫,御史台中似乎每个人都听说了韩冈开始反击的消息

                      半个时辰前,还有几个晋御史正摩拳擦掌的准备拿私习天的罪名,借着千里镜禁令这个东,向几个被子弟连累的侍制以上的高官开刀,现在就不见人言语了

                      蔡京往西厅张望了一下,也是一片沉寂

                      可怜何正臣,当年曾经上表弹劾时任京西转运使的韩冈,但被不得不安抚韩冈的皇帝赶出了京城半个月前刚刚被调回御史台,本想着报仇雪恨呢,但韩冈的这一下子,满腔心愿又成了泡影了

                      刚刚藉由千里镜禁令对韩冈展开反击,孰料当即便被韩冈反手一剑接下来,免不了要陷入了困局之中

                      ‘只是这么做未免太离谱了’

                      蔡京暗地里抱怨着,心中却是五味杂陈他知道,包括自己在内,任何人事先都没可能想象得到,韩冈竟然可以用上这种手段来如同天外飞来一剑,一举将《字说》的根基给斩断

                      一直以来,蔡京都不认为自己会比韩冈和韩琦这样的人差到哪里,只要有机会,他肯定能做得好但今天看来,支持这样的自信所需要的能力,终究还是比韩冈缺了一点

                      道统、兵法、医术什么的,蔡京没兴趣跟韩冈比,自家在这方面有缺陷,蔡京本人也是清楚的而在其他方面,比如诗词章……或许还要包括书法,他都比韩冈要强,但蔡京也没兴趣去比

                      这些都是末节,身在庙堂之中,要比就该比做官蔡京相信自己迟早能赶上韩冈,最多也就一二十年而已眼下都已经做到了监察御史,蔡京确信自己迟早能够在两府之中得到一把交椅

                      只是当今天韩冈抛出了殷墟遗物,给蔡京的感觉,就完全不一样了

                      光是为了道统之争,从韩冈回京后便挑起战火,气、两家一番拆招应招,这两个月已经是撕破了脸皮本以为借用对千里镜的禁令能一举将气压倒,孰料韩冈辣手无情,让人措手不及

                      别人看到的是殷商时所用的字,让刚刚写出《字说》的王安石有苦难言,可蔡京看到的则是韩冈手段和心计,以及能狠下心来的决断

                      从天子到朝臣——或许里面还要囊括进韩冈的岳父——这一次在韩冈手上折戟沉沙的不在少数

                      或许从请求编纂《药典》的时候开始,韩冈他就已经在做准备了之前以生物分类的名义对螟蛉之子、腐草化萤的否定,而带出的对《诗经》和《礼记》注疏的攻击,完全是试探用的斥候,抛出来的棋子他真正的目的和手段,如同剥丝抽茧,在一脉开始反击之后,才一步一步的表露出来

                      所谓相州龙骨,韩冈也定然是早就攥在手中,就如种痘法一般,到了合适的时候才抛出来就像埋伏在山谷两侧的军队,耐着性子,等待敌人走入陷阱,而后一击致命

                      ——如果不是这样,而当真是在搜集药材的过程中,来自相州的甲骨落到韩冈面前,那他的气运未免就太骇人了若是韩冈当真集气运于一身,那蔡京还真得远避为宜

                      片刻之后,御史中丞李定尚未回来,作为台副的侍御史知杂事也没有回来七八名侍御史、御史和御史里行则是济济一堂,难得在一起共议时事但坐在一起之后,几人不是眼观鼻鼻观心的正襟危坐,就是你看我我看你,反正是一句话也不开口,做起了佛像

                      终于有一个愣头青的晋御史:“什么殷墟甲骨,定然是韩冈伪造”

                      蔡京摇头以韩冈的头脑,怎么可能会做出这种蠢事?一旦他当真这么做了,被拆穿后,气可就完了

                      但有了一人起头,便开始有多人说话了另一位御史则道:“假应该是假不了,但韩冈使人发掘殷墟,这条罪名他可洗不脱,可依盗墓律深究”

                      这分明又是一个说蠢话的,虽然他否决前面一个加愚蠢的说法,但他的话也只是好了那么一点而已

                      蔡京暗暗摇头,左右看看,张商英和何正臣的脸色依然如同冻结了一般,完全没有松弛下来的迹象

                      ‘倒还没糊涂’蔡京想着

                      韩冈会去做摸金校尉和发丘中郎将?他早把自己从浑水里摘出来,洗得干干净净,清清白白

                      韩冈派去的人收购的是药材,相州百姓将龙骨从地里挖出来的也是当做药材用的几天之前,除了韩冈之外,没人知道龙骨不知者不罪,而韩冈他是;ち艘笕艘盼,要不然还不知有多少商人的占卜甲骨会落人肚子里去

                      想将罪名安到他身上,先想想弹章得怎么上才能说服天子?不然韩冈一个反扑,运气不好的人就又要出外去监酒税了

                      “弹章上的罪名真的能这么写吗?”有人质疑道,“相州百姓有人会出来作证吗?”

                      用重利引诱,或是严刑拷打,或许能弄来几人,正常是不可能的但这么做的结果,依然动不了韩冈

                      韩冈的声望在民间有多高,出去走走就知道了当真以为他的牛痘,是白白拿出来的?天下多少人感激他,不仅仅是普通百姓,就是皇宫之中,除了三两人之外,感激他可是满宫城都是

                      当然这样的人望,对人臣来说,并不是好事,蔡京觉得韩冈迟早会毁在这上面但眼下离那个时候还早得很,在韩冈作法自毙之前,与其为敌的一干人等,得倒霉吃亏

                      韩冈被御史们盯上不是一天两天了,但每次失败受苦的都不是他御史台中想跟韩冈过不去的御史,少说也有一半,但张商英上奏禁千里镜,连个韩字都敢没沾

                      一群人议论了半天,到了放衙的时候,还是没有个结果最后的决定是挪个地方再议,张商英掏钱请客,愿意去捧场的有四五人

                      一名名让朝臣们闻丧胆的铁面御史从小厅中鱼贯而出,张商英要出厅门的时候停了一下,回头问拖在后面的蔡京道:“元来不来?”

                      蔡京拱手一礼:“承蒙天觉厚爱,设宴相邀不过家里方才遣人来通报,说家里有些事要蔡京尽快回去处理今天的宴席蔡京就不去了”

                      张商英点了点头,“那就请元代商英问候元度一声”

                      蔡京行了一礼,以示回应表字元度的蔡卞是的中坚,蔡京可是要早点回去与他的这个堂弟好生议论一番

                      蔡卞在国子监中,到了回家的时候,崇政殿和政事堂中的消息还没有传到他耳中听到蔡京的转述,蔡卞的脸色阴晴不定了好一阵,最后抬头,眼神冷硬:“这算什么事,有什么好在意的,不去理他就是了”

                      “视而不见可不是良策,有的是人提醒你可知道,王禹玉今天可是将韩冈送到了院中”看到蔡卞脸色又阴郁了几分,蔡京又道:“‘字者,始于一二,而生生至于无穷如母之字子,故谓之字’这是介甫相公的原话‘秦烧《诗》《书》,杀士,而于是时始变古而为隶’这也是介甫相公所说韩冈说字有源流,当追溯上古,本意是相通的而殷墟之便是货真价实的古,接近于源流,这一关怎么绕过去?”

                      蔡卞咬着牙,过了好一阵:“殷墟甲骨字到底作何解,有三馆和国子监在这里,论得到他人说话”

                      “这正落入韩冈彀中,如此一来,一脉可就是众矢之的,没人会放过这个机会的”蔡京摇头,知道蔡卞也没一个合用的招式

                      丢下一块鲜肉,引来一群饿狗,如今最大的问题就是敌人太多了

                      王安石借助天子想要一道德同俗的心理,将打造成官,在儒林中也是开罪了绝大多数的儒者

                      他做字说,说是要重光先王之道韩冈现在将先王之道从地里面掘出来了,就算一脉想视而不见,天下群儒也会群起而攻之可不独是气

                      苏轼不是喜欢杜撰,这下有了目标了司马光重史,殷墟中的金石甲骨,想来他也不会放过洛阳二程纵然跟气正闹着,但在推翻上,两家可是有着共同的心愿司马光和苏轼也必然少不了同样的心愿

                      殷墟遗物是武器,也是工具当今儒者一向是以己为主,连六经都能利用,何况殷人之物?拿着甲骨,一个字一个字的挑着《字说》里面的错,谁会管他是不是正解?

                      接下来数年甚至十数年,儒林中的局面,蔡京可以想象得到将会是一片乱象,诸多派先将从官上拉下来,然后互相之间再一通乱打

                      别想有一个安生了

                      <div style=display:none>百度搜索泡书阅读最最全的小说 小说宰执天下 最新章节正文 第20章 土中骨石千载迷(五)网址:http://www.ellenwoodenterprises.com/book/6/6147/2450195.html
                  推荐阅读: 夺舍之停不下来 大秦之帝国再起 雪鹰领主 畅游武侠世界 圣墟 大主宰 闪婚老公太凶猛 鉴宝金瞳 重生之钱倾天下 劫天运
                  江西11选5怎么样_江西福彩15选5怎么样-辽宁快乐12怎么玩 绝代双骄| 范丞丞三胞胎| 钟无艳| 周深| 中山大学| 不救人司机被刑拘| 屠呦呦团队新突破| 迪奥| 中超直播| 火影忍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