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58看书 > 历史军事 > 宰执天下 > 正文 第17章 往来城府志不移(五)

                  正文 第17章 往来城府志不移(五)

                  作品:宰执天下 作者:cuslaa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游酢并不是打算指责韩冈的人品,只是想说他的才智和城府。但看到两位同门都误会了,也不方便辩解。

                      “有韩冈主持,纵然张横渠仙去,但气也是日渐昌盛,他回京之后,就算有公事耽搁,也必然能有所开创!毙涣甲舨砜嘶疤,叹了一声:“对手日增,时不我待啊!

                      杨时没有半点担心:“气其实自顾不暇。天人之论,犹如鸿沟一般,韩玉昆跨不过、补不上。其实就是上元节宣德门外的灯山,看着光鲜炫目,实则就是竹皮薄纸糊起来的,一戳就破,一烧就着。要不是因为这一点,吕与叔如何会转投而来?

                      在杨时看来,别看现在气给其他派带来了巨大的压力,不过就未来的发展来说,气的敌人就是其本身。如果没有一个完整自洽的体系,任何一门派都是很难传承和发扬的——尤其是在竞争者如此之多的情况下。

                      气最大的问题就是自然和天人之论割裂极为严重。承认天子受命于天,这是气圭臬《西铭》中阐述的观点,但这一点是决然不可能从张载的气之一元说中得到证明,而韩冈主张的自然之道更是让这个裂痕变得更深更大了。

                      “韩冈对此避而不论,可躲能躲到什么时候?这是一个大关节,避不得、让不得。要么就是天子不再受命于天,要么韩冈就得承认他的自然之道有错!

                      游酢却觉得事情没有那么简单,以韩冈的心术才智,不可能坐视这样巨大的破绽不去弥补。何况张载诸多门人,也不可能就这样放着不管。

                      程门自号道,眼下的第一大敌是控制了士子们晋身之阶的新,但远期则必然是气。韩冈用心远,日后等他身登相位,自然会想方设法让气成为国子监中教授生的课本,让其成为天下的显。

                      就如手上这只千里镜。韩冈一直以来对天星象只有只言片语,最多也仅仅是提及过日月星辰乃是由气而生的宣夜说。但千里镜的出现,让人们可以细观天穹,对日月星辰能够有着更加深入的了解。

                      组成显微镜和千里镜的两种透镜都是他所创,而且还阐明了原理。明其理,故而才有了显微镜和千里镜。

                      系辞曰形而上者谓之道,形而下者谓之器。

                      依气之说,透镜折射光线的原理就是形而上的道,是从世间实物中归纳出来的道理,而千里镜、显微镜,就是这个道理重新反馈到世间的结果,是形而下的器。

                      道和器是一体的,若只求形而上,那就是无根之木无源之水,空谈而已。而只注重形而下的器,不注重归纳其中的道理,那就只是个庸夫而已。

                      气,或者说韩冈,一直都在主张经世济用、明体达用、以致用,不同的词汇有着相近的含义。任何道理和问都必须能用到实际上。秉承的是安定先生胡瑗的理念,在横渠书院,诸多弟子都要兼习经义和治事,水利、兵法、钱粮、刑名,在钻研经义之外,都要在其中选出两项来习。

                      对系辞这一句话的诠释,便是气的一个大关窍。

                      但程门之中,对这一释义完全无法认同。杨时道:“正如吕与叔所说,韩冈终究还是所不正,一应建树都是旁枝末节,须知道理性命才是根本!

                      “但越是浅近,越是能引人就。显微镜和千里镜,在洛阳城的官宦子弟中都蔚然成!毙涣甲籼镜,“下里巴人,和者数千,阳春白雪,和者数十,等到‘引商刻羽,杂以流征’,那就只有三数人能和得上了!

                      “仰之弥高,钻之弥坚,瞻之在前,忽焉在后。圣人之,颜子【颜回】亦觉艰难。浅近易的那是少正卯!

                      说归这么说,但其实程门中的每一个人都能从韩冈身上感受到了巨大的压力。韩冈的声望,来自于一桩桩功绩的累积,他的威信,来自于一名名百姓受到的恩惠。名望越重,说话的份量也就越重,他所主张的理念,愿意去习的人也就越多。

                      韩冈编写的蒙书,在关中的蒙中已经开始推广。教人识字、明义的有三字经,数算的有算术,讲述天地万物的有自然,从头到脚全都是气的影子。等到这些小生们大成人,还会有多少人能接受其他派的观点?

                      新靠着王安石的权威,成了朝廷主张的显。就算其他各家派,想要去考进士,都必须习三经新义。但新如今的地位,靠得还是新党的地位,当朝政不再由新党来掌控,新当然也就被断根了。

                      而气,上有韩冈护持,下有关中蒙不断培养出识字,加上横渠书院中出来的士子,由于有治事之材,只要运气不差,入官之后,肯定要比只通经义和诗赋的官员更受重用。

                      如果要与气一较高下,就必须尽快了。否则等气声势大起,就会变得跟如今的新一般,压制所有的派。而且以气如今深植根基的做法,一旦盘踞下来,便再难动摇。

                      “不用担心!毙涣甲糇叩接熙∩肀,“且不说气如此声势,必惹得新党视其为眼中钉。就是只凭我程门一脉,日后约期辩经,也定然能拿回一场大捷来!

                      ……………………

                      江宁府的夏天一直都是以炎热著称,不过城外钟山边上,有着徐徐山,倒也不是那么难耐。

                      王安石坐在道边的一方青石上,面前一副棋盘,对坐一名道士,两头干瘦的老驴在旁边啃着青草,一株老槐荫荫如盖,为他和弈棋的对手遮挡着火辣辣的阳光。

                      山徐来,卷走了炎炎暑气。王安石一身道袍,对面的又是一个老道,两人都是木簪芒鞋,身上看不到任何饰品,看起来就是两个普通的道人——应该说是穷道士——在路边下棋。

                      山林下的道路时有行人往来,从他们的身边经过,最多也就瞥上一眼两眼,都没人注意到坐在道边石头上的,有一人是曾经执掌天下政务、权势赫赫的名相。

                      “前些天怎么不见相公出来?可是贵体有恙?”李叔时在棋盘上落了一子,随口问道。

                      王安石专注着棋盘上的黑子白子,漫不经心的回道:“病倒没有,困于牍而已!

                      李叔时抬起头:“是相公这几年在写的那本书?”王安石这几年一直在琢磨着训诂字义,这一点李叔时与其下棋聊天时多多少少也听了一些。

                      “已定名做《字说》!蓖醢彩懔说阃,随手落了一子。

                      其实《字说》这个书名王安石很早就确定下来了,脱胎于《说解字》,在跟亲友交流的时候,因为尚未成书,却是没有公开的将书名附上。依照书名来看虽说是解字,但内容却多为训诂,又兼论音韵,儒门小中的字、音韵、训诂三个门类却占全了。不过小本是一体,皆是经之本,提到其中一个,就少不了带出其他两个。

                      早在英宗仍在位时,王安石就开始撰写本书,到了一年前才有了初稿。他将初稿分抄了寄给几个功底深厚的亲友,让他们品鉴指正。他人的回信皆说好,可就是二女婿最不客气,直接就说是刻舟求剑?梢捕嗫髁撕阅歉龊门,让王安石对《字说》几处不合人意的地方也做了些修改。这一回《字说》一出,新的根基也就稳下来了。

                      李叔时闻言拱了拱手,“哦!那可真是可喜可贺!相公才冠绝当世!蹲炙怠芬怀,先儒传注当让出一头地了!

                      “岂是欲与先贤争列?不过是为了正本清源罢了!蓖醢彩,“先王患天下后世失其法,故三岁一同。同者,所以一道德也!

                      李叔时能与王安石做棋友,见识自不差。听到隐含杀机的‘一道德’三个字,眼前便是一片金戈铁马,耳畔也仿佛有鼓角齐鸣。这部书果真是为了压制一干儒门别传。

                      王安石和李叔时边聊边下棋,太阳在天空中一点点的移了位,渐渐的落在了王安石的身上。

                      见王安石大半个身子都笼罩在依然炽烈的阳光下,而他带在身边才十岁出头的小伴当又蹲在地上看蚂蚁,李叔时咳嗽了一声,提议道:“相公,不如换个地方吧!

                      王安石安坐于青石之上,不动如山,毫不在意,“由他去,来生转世做牛,须得日头里耕田!奔钍迨庇行┏僖,催促道,“快下啊,别耽搁,老夫这盘可是要赢了!

                      竹林沙沙作响,一阵清从林中,吹散了身周的热浪,苏昞听着林中传出的自然音韵,心中一片平安喜乐。

                      就在书院的一角,来自书院左近镇子上的小生们正在高声念诵着三字经。童稚之声,让人听了也能会心一笑。

                      关中一地已经有大半蒙开始采用三字经和韩冈的算、自然两部蒙书来教授生。以十万计的蒙童,就算人才是百里挑一,也是以千来计算——这就是气的未来。

                      对于韩冈的计划,苏昞很是钦佩。愿意花时间来培植根基,眼光望着十几年几十年之后,这样的耐心很少出现在年轻人身上。年者有耐心却缺乏时间。而韩冈,时间、耐性和才都不缺,日后光大气一门,必然是他。

                      与此同时,炎阳高照的暑热中,一队车马抵达了东京城的西门。

                      戴着遮阳的斗笠,身着别无外饰、适合散热的宽大袍服,韩冈仰头望着高耸的城垣,时隔一年,重又看到了东京城的城墙,但之前的心境并无改变。此处虽是不见蛮夷铁骑,但亦是用武之地。

                      韩冈家的千金兴奋的从马车中探出头来:“爹爹,爹爹,到京城了?”

                      “是啊!焙郧敢坏∧悦,“到京城了!

                      “爹爹欺负人!苯鹉镂孀磐,眼泪汪汪的嘟着嘴坐回马车里了。

                      被女儿的娇憨逗得心怀大畅,韩冈回头望着深深的门洞之后那宽敞笔直的大道,轻声道:“我又回来了! 小说宰执天下 最新章节正文 第17章 往来城府志不移(五)网址:http://www.ellenwoodenterprises.com/book/6/6147/2450153.html
                  推荐阅读: 夺舍之停不下来 大秦之帝国再起 雪鹰领主 畅游武侠世界 圣墟 大主宰 闪婚老公太凶猛 鉴宝金瞳 重生之钱倾天下 劫天运
                  江西11选5怎么样_江西福彩15选5怎么样-辽宁快乐12怎么玩 119吗我是110| 华晨宇| 张扣扣被执行死刑| 老司机| 小米手机| 青春珊瑚岛| 孙杨1500米自由泳| 烟火里的尘埃| 冒充高官骗吃骗喝| 萨利机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