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58看书 > 历史军事 > 宰执天下 > 正文 第26章 仕宦岂为稻粱谋(上)

                  正文 第26章 仕宦岂为稻粱谋(上)

                  作品:宰执天下 作者:cuslaa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而时习之,不亦乐乎;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人不知而不愠,不亦君子乎?”

                      辛苦了半日,韩冈终于可以休息下来。温煦的阳光驱走了冬日的寒意,没有了呼啸而来的北,坐在室外也不会太过难耐。韩冈便靠坐在一条木质的椅上,高声诵读着《论语》中的篇章。他半闭着眼,手抚在书页上,其实并没有去看书本,但烂熟于胸的字,从口中放声而出,并没有一丝滞怠。

                      韩冈诵读经书,来来去去忙碌着的人们走过他身边时,皆放轻了脚步,不敢打扰到他。甚至其中还有许多,都要冲韩冈躬身行个礼,方才走开。

                      “什么时候都不忘读书,真不愧是秀才公。。!

                      “听说秀才公每天忙着营里的事不说,夜里都要读书读到近三更!

                      “秀才公可是有大问,连京里来的大夫,还有有名的仇老大夫,都是佩服得五体投地。你想想,孙真人都出来为秀才公治病,不是天上的星宿能请得动吗?”

                      “别老是秀才公,秀才公。很快就该叫官人了。老都监不是已经把荐章递了上去吗?等过几天,那就是真正的官人了!

                      “听说是请秀……韩官人管着秦凤路所有城寨的伤病营。以后好了,得了伤病也不至于再枉死!

                      许多人小声议论着韩冈的勤苦读,还有韩冈即将担任的官职。。。有羡慕的,却没有嫉妒的,在甘谷城中,但凡见识过伤病新营的人们,都有同样的共识。

                      他人的议论没有影响到韩冈的诵读。好,勤,手不释卷,这是一个很大的优点。韩冈的前身留给他一肚皮的经史,但记忆是会随着时间渐渐消退,必须时常温习。才是根本,与士大夫们一起闲谈,总不能对经史典籍一窍不通,一个与论语、诗经有关的笑话说出来,别人哈哈大笑,自己却懵然不知,那自家就成笑话了。

                      韩冈身下的椅刚刚打造好,还带着新木器特有的味道。。。椅身正对着南方,可以晒到冬日难得的阳光。这样的椅,现在在伤病营中有十一条——半月光景,被改作伤病营的甘谷城东南的空营地,已完全变了一副模样。

                      自从前日张守约将这间空军营让给韩冈打理。韩冈并没有客气,将成纪县来的民伕全数转为护工,指派着城内的工匠和民伕,将伤病新营从内到外改头换面。

                      营地大门外,还挂着一个甘谷疗养院的牌子。疗养院这个名字是韩冈所起,而题字则是韩冈请张守约亲笔题写,字虽不周正,但此举却体现了韩冈对张守约这位都监兼知城的尊敬。

                      军营的宿舍,一例都是从一头通到另一头的通铺,只有军官才能例外睡个单人间。。。虽然时间不多,无法为伤病员打造单独的床榻,但韩冈还是在重新粉刷界地之后,设法用木板竖在通铺上,隔出了单间。十四间大小营房,除去护工的住所外外,总计可以容纳两百三十张床位。伤病员们按照疾病伤患的轻重和类别,被安排在不同的营房中。每一间营房都有数量不等的专职护工,其中重伤重症,甚至会有护工一对一来照料。

                      营房之外,还有一间濯洗房。濯洗房没有墙壁,只是个棚子,里面的几口大锅不停的冒着热汽,这是用来蒸煮伤病员换下来的床单和衣物,进行消毒。那些床单和衣物,先通过流水清洗掉上面的污物,再经过高温蒸煮,晒干后再发回使用。。。

                      所有在营中负责打扫洗濯的,都是伤病员们亲友,还有伤病员本人。韩冈通过教育和辅导——也可以说成是宣传和洗脑——让他们明白互助互利的好处。不用花一钱,就连能走动的伤兵,都主动出来打扫,保持环境的整洁。

                      朝南的一面空地,就是韩冈让城内的工匠打造的一溜有靠背的条椅,等日头好的时候,伤病员们可以坐着晒晒太阳。这之外,他还在营内留下了花坛的位置,准备到春天的时候,再移植些草木过来。同时在计划中,韩冈还打算将营地内的道路改成石子路,而不是一下雨就烂汤的黄土路,反正是伤病营,也不用担心石子路会崴伤战马的四蹄。。;褂幸谙滤,用暗沟来排出污物,而不是现在的明沟。

                      还要做的事情很多,现在仅仅是开了个头。但这座伤病营,或者叫疗养院,已经博来了无数惊叹的目光,也为韩冈博来了一个从九品的武官官职。

                      “十室之邑,必有忠信如丘者焉,不如丘之好也!

                      读到这里,韩冈合上了书册。不经意间,他已把二十卷论语背了四分之一。

                      ‘经书就是短!’

                      韩冈站起来伸了个懒腰。经典本章传承自上古,字数通常很少,只占需要背诵领悟的很小一部分。。。但历代以来的注释却千百倍于此。经不通有传,传不通有注、注不通有疏,疏不通还有补注、补疏。要想将古往今来浩如烟海的章都背下来,再多一条命都不够。连他身体的原主,都只背下来了其中比较重要的一部分。

                      当然,利用已经背下的字和自己别出机杼的阐发,在术水平普遍不高的西北边境,韩冈说不定还能混个贡生,去开封走一走。但如今的进士科举,又与这些经典关系不大,考得是诗词歌赋。没有半点诗才的韩冈,不可能有指望中个大奖。

                      读书读得累了,韩冈正要回营房巡视一圈,以作休息。。。一名护工脚步匆匆的小跑着过来,“韩官人,门外有个王大官要入营!”

                      “王大官?”韩冈愣了一下,心中计较,多半是王韶来了,他认识到王姓官员也就王韶一人。连忙道,“我这就过去!

                      韩冈向营地大门走去,暗自冷笑。不管怎么想,王韶都不可能无事跑来甘谷,若是会有什么事,想必就是应该落在自家的身上。真得多谢张守约,他这一举荐,王韶就坐不住了,这买涨不买跌的股民心态,千年前倒也一样有!

                      不过这对韩冈他也是好事。两家相争,自己待价而沽,总能卖出个好价钱。。。原本还担心向宝暗中做些手脚,耽误了自家的前程,现在多了经略司管勾机宜字——相当于后世军区参谋的高官来举荐,韩冈也不必担心再会有什么波折了。

                      ……………………

                      “这是伤病营?!”

                      站在营门门口,王韶有点楞。眼前的这座改名叫疗养院的伤病营,完全颠覆了他过往的认识。没有了普通伤病营中那种死气沉沉的感觉,也没了普通伤病营遍地的污秽。伤病们在营中四处走着坐着,互相谈笑。他们的伤口上都绑着干净的绷带,眼神中也不是如过去那般空洞无物,而是多了名为希望的神采。而一些臂上扎着蓝色布条的役夫,则略显匆忙的打扫庭院,搬运衣物。。。但看他们的神情,却也没有役夫脸上惯常见的麻木,而是日常生活中才有的平和笑容。

                      自从担任秦凤路机宜之后,王韶走过军营很多,见识不可谓不广。根据不同的时间,或是不同的将领,军营可以是喧闹的,可以是寂静的,也可以是悲伤的,还可以是愤怒的。但一座干净清爽,甚至带着一点家庭温馨的军营,他却从来没有见识过……

                      这还是一座聚集了所有伤病的军营吗?这个奇迹韩冈又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韩冈……韩玉昆……’王韶默念着奇迹之手的名字,‘玉出昆冈。这块璞玉还真是不简单!

                      王厚却没有自己的父亲想得那么深,看着脱胎换骨一般的伤病营,只是啧啧的赞了两下,便急急入内,连声的要找韩冈说话。

                      “不要急!”王韶唤住毛毛躁躁的儿子,眼望前方,“人已经来了!”

                      远远望着营地大门处王韶、王厚父子俩,以及围在左右的一队护卫,韩冈仍是不徐不急的走着。一派宠辱不惊的气象,将名门弟子的范淋漓尽致的表现出来。

                      大概是来回奔忙的缘故,比前次见时,王韶貌似又黑瘦了一分。走到近前,韩冈行礼如仪:“生韩冈见过机宜!逼鹕砗,又和王厚行了平礼,打了个招呼。一套礼仪做的滴水不漏。

                      儒家尚礼,此时儿童开蒙入,第一件事不是认字,而是礼。吉礼、凶礼、宾礼、家礼,待人接物,言谈举止,其中的礼仪都是要仔细习。不同的场合,不同的人物,所适用的礼节也都不尽相同,错上一点,便是惹人议论!欣褚侵笪街摹,这一句不是乱说的。而张载是儒大家,对于礼法的认识和见解,自然无不精通。韩冈作为他的门生,当然浸甚深。平日里表现出来的气度,也是来自于此。

                      领着王韶父子入营,韩冈一边介绍着周围,一边漫不经意的问道:“机宜和处道兄此来,不知为得何事?”

                      ps:韩三气定神闲,稳坐钓鱼台,现在轮到王韶反过来求人了。

                      今天第三更,继续征集红票,收藏。

                      <div id="adbottom"> 小说宰执天下 最新章节正文 第26章 仕宦岂为稻粱谋(上)网址:http://www.ellenwoodenterprises.com/book/6/6147/2448252.html
                  推荐阅读: 夺舍之停不下来 大秦之帝国再起 雪鹰领主 畅游武侠世界 圣墟 大主宰 闪婚老公太凶猛 鉴宝金瞳 重生之钱倾天下 劫天运
                  江西11选5怎么样_江西福彩15选5怎么样-辽宁快乐12怎么玩 华春莹接棒陆慷| 追球| 汪小菲儿子正面照| 李现| 萧亚轩| 绝代双骄| 九州缥缈录开播| 火影忍者| 萧亚轩| 西游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