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58看书 > 武侠修真 > 吾皇,万岁 > 第二百三十六章:被当了挡箭牌

                  第二百三十六章:被当了挡箭牌

                  作品:吾皇,万岁 作者:龙鳞道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上辈子片看得不少,这辈子山海同盟的风气又很放得开,大朱吾皇对男女之事早已憧憬很久了。

                      可自十八岁到了天京,如今都快二十三岁了,四年多时间过往,他还是个可怜兮兮的处男。

                      他倒不是不想,可要害是没时间没机会也没合适的对象啊

                      他身边的女孩中,要论容貌,自然是相轻柳最合心意,花魅儿等人当然也不错。

                      可如今,这几位都在瀛洲空间之中,和大朱吾皇停留在高低级的关系上,还真有点不好意思下手。

                      而且几个姑娘互相之间似乎也有着些戒备,永远不给对方和大朱吾皇独处的机会,想偷吃都没机会。

                      而后便是凰思仙了,在瀛洲空间内,大朱吾皇对这位开朗慷慨、偶然迷糊的龙族公主很有好感,成果人家直接跑了最后开奖,那身份那么吓人

                      至于玄溟、蜜儿,被驯服之后,这两个小家伙自然是勾勾指头就能得偿所愿的,但有一个‘宠’字摆在那,这心理障碍大的很呢!

                      那《无敌至尊登仙录》可不是童子功。

                      假如说在筑基之前,考虑到先天之气的流失,还有必要紧锁精关的话,那现在是真无所谓了。

                      如今,前头那女孩确实诱人,你要说大朱吾皇没想法,那确定是假的。

                      至于有没有情绪,男人和女人不同,灵肉离开的事情,做得出来。

                      当然了,大朱吾皇好歹也是系统的男人,还是会讲究一些风雅的,也不会硬来,不过佳人在前,聊聊天谈谈情,放松一下心情也不错嘛!

                      他乐呵呵的拍了拍贾固安的肩膀,指着那女孩说道:“固安管事,不错你眼力不错!”

                      他一直朝那女孩看着,倒是没注意贾固安的表情,这家伙眼神直愣愣的,好似见了鬼一样,被大朱吾皇一巴掌,差点没栽倒在地。

                      见他大步向前走往,伸手想拉,却已经来不及,张嘴想喊些什么,又怕惊扰到了那位,只能赶紧追了过往。

                      两人自竹林之中出来时,那些在采摘的女孩便已看见了他们,但却无人阻拦。

                      “其他人住在群英阁,黄兄弟却被单独安排在美竹轩,这位又正好在这,哪有这么巧的?

                      只怕是贾无空那老家伙看出了什么,据说他和这位身边的欣兰小姐有些关系,而后便传了消息过往。

                      此时这位是特地等在这的这说不定是一场造化!”

                      贾固安蓝本想拉住大朱吾皇,但走了几步,就感到有些不对,又收回了手,朝着前头看了看,低着头,恭恭敬敬的站住了。

                      这位黄兄敢过往,他可不敢。

                      此时,大朱吾皇也察觉到了一丝异样。

                      他已快走到花海中心,身旁那些采摘果实的女子却一个个对他熟视无睹,甚至看都未几看他一眼。

                      再走几步,身前忽然似乎有水波轻荡,那是来自于神识的感应,实在是灵气波动所至,肉眼是看不出来的。

                      他微微一愣,停住了脚步。

                      自己似乎进了某个阵法的领域了,眼前这位女孩是修仙者?

                      贾固安一个普通武者,再有能耐,也不可能拉皮条拉来一个修仙者吧?

                      此时,他离那女孩还有十来米的间隔,而那些采摘果实的女子则散布在两人身旁几十米外。

                      身前,那女孩抬起了头,一双眼珠灿若晨星,眼神之中带着一丝惊异,薄纱之下,朱唇微启,声音也是脆如黄鹂,动人之极。

                      “你你能感应到阵法?”

                      她眉若远黛,唇如点绛,哪怕有着薄纱蒙面,但依旧掩盖不住尽世的风华。

                      大朱吾皇不由得有些失神,不过他毕竟见惯了美女,依旧很快便回过了神来,微笑道:“阵法?那是上仙之法,我陋野粗人一个,哪能感应得到?

                      只是感到姑娘仙气十足,不敢太过接近,生怕亵渎了佳人而已。”

                      那女子静静的看着他,嘴角划出了一个小小的弧度,道:“之前我得到了消息,说是荒圣后裔进世,算算日子却又有些不对,不过如今看来,倒是真的

                      你应当还未筑基,但却已能和灵气有所共叫,荒圣后裔、生而为仙,如此天才妖孽,看来我此行不虚!”

                      到了这时候,大朱吾皇自然早已知道这女子定然和贾固安无关了,闻言也不否定,而是笑道:“姑娘应当是来自一元始城吧?那里是上仙所居之所,什么天才没有?”

                      那女子展颜一笑,左顾而言他:“我叫贾柔含,你叫什么?”

                      “黄五!”

                      “蛮荒之荒?”

                      “还有姓这个的?”大朱吾皇一愣,摇头道:“草头黄!”

                      “那便姓黄吧”

                      贾柔含嘀咕了一句,不过语气之中却是满满的不信。

                      她仰首朝着远处花海边的贾固安看往,微笑道:“那位也是好运气,竟然能认识你这样的人物不过以你的身份,为何还要参加我们贾氏的大比?”

                      大朱吾皇哪里知道这话该怎么回?索性微笑不语。

                      “我知道你们荒圣一脉的规矩,不想说就别说了你能参加,也是我们贾氏之幸!”

                      贾柔含也不再多问,轻轻拍了拍手,拂往指尖沾染的花液,站直了身子。

                      她身着薄纱,但薄纱下却是一袭紧身的长袍,身材凹凸有致,比例几乎完善。

                      不看容貌,光说这身材也已是极品中的极品,让大朱吾皇大饱眼福。

                      说了几句,两人之间似乎忽然没了话题,大朱吾皇刚想随便找个话头,也好多打探点一元始城的事情,忽然空中闪起了一道银光,一艘空船飘然而来。

                      贾柔含抬头看了看,薄纱之下,那弯弯的唇角忽然一抿,显然有些不快,朝着大朱吾皇轻轻颔首,道:“来了个讨厌的家伙,你就住在前头的美竹轩吧?我在隔壁,回头再聊”

                      大朱吾皇微笑颔首,刚想离往,空中便传来了一声轻笑:“柔含妹子,可算找到你了!”

                      那空船一到上空便悬浮不动,舱门悄然启开,一个朱唇皓齿的翩翩公子御剑而出,剑光一闪,便落了下来。

                      “哟,这家伙也挺厉害啊”

                      大朱吾皇如今已是开光境,却辨不出贾柔含和新来的这位是何境界,那只可能是同级或者同级之上了。

                      不过看他们的年纪,也就最多开光境了。

                      毕竟按凤青桐他们的说法,在四灵域,二十多岁的开光境也未几见,凤青涟能在十几岁便提升开光境,已是凤家少有的妖孽了。

                      蓝本,他已向前走出了几步,可这下,他倒是有些舍不得走了,索性停住了脚步,静静的站在了旁边。

                      那位年轻人穿着一身银袍,除了先前所御的飞剑之外,身后还斜背了一把,和普通的飞剑不同,这飞剑竟然还带着朱红色的剑穗。

                      “这家伙是土豪啊”他一来,大朱吾皇便打量了起来。

                      这次提升之后,他的神识早已是普通开光境的数倍,对灵力的感应估计有心动境的水准了。

                      “三个戒指、发簪、胸口似乎也躲着什么,那身衣服也是宝贝,还有靴子、两个手段处也戴着东西,就是被袖袍挡住了

                      杂七杂八,全身高低都超过十件宝贝了,而且品德还都不错,从那灵力波动来看,几乎都是三阶以上的”

                      那年轻人一落地,还没走上几步,贾柔含便语气冰冷的叱道:“玉帛,这是我们贾氏之地,你驾船直闯,有失礼节!”

                      年轻人哈哈大笑:“哈哈,柔含妹子,你开什么玩笑呢?这种破处所,来来往往有什么关系?难道你家老祖还会因此而责备我不成?”

                      “谁是你妹子?”贾柔含目露怒意,转身欲走。

                      玉帛身子一转,足下有微光闪动,也不知怎滴就绕了个圈子,挡在了她身前,讶道:“咦,之条件亲,你家老祖已答应了,柔含妹子你不知道嘛?

                      你瞧,我一得到了这好消息,就满世界找你,想着要和你分享一下,成果你竟然躲在这鸟不拉屎的处所

                      嗯,你是谁?下人嘛?怎么一点都没眼力价的,还不快快滚开?”

                      贾柔含转身的方位正好对着大朱吾皇的方向,玉帛一动,视线落在了一旁的大朱吾皇身上,皱着眉头呵斥了一句。

                      “下人?这家伙拽的可以啊”

                      大朱吾皇也懒得多和他空话,默不作声的朝着旁边踱了几步,朝着前方的美竹轩而往。

                      贾柔含眼中露出了一丝扫兴,不过转瞬而逝。

                      她倒是并不知道玉帛要来,只是顺势而为。

                      这玉家便是御空所背后的东家,说起权势来,比贾家也要强上几分,他们身后的那位上仙老祖实力也不在贾家那位之下,甚至还犹有过之。

                      不过两人加起来,估计都比不过荒圣宫那位,如若能将这黄五拖下水,指不定自己的事情能有些转机。

                      至于面对修仙者,黄五会不会失事,导致她被迁怒,这点倒是不用担心。

                      在一元始城年轻一辈中,贾柔含自认实力不比任何人差,玉帛再强,也不过和她伯仲之间,想要在她眼前伤人,还做不到。

                      更何况,如若玉帛知道了这位的身份,打逝世他也不敢对其下手。

                      可如今看来,这位有些不上路啊。

                      对于这种蝼蚁一样的普通人,玉帛自然也不会太在意。

                      见大朱吾皇知趣的很,也就将他抛在了一旁,自己笑吟吟的朝着贾柔含走了过往,还自夸风雅的取出了一把扇子,一面轻摇一面说道。

                      “柔含妹子,贾家和玉家联姻,乃是两位老祖做主定下的事情,确定不容更改。

                      固然婚期在始祖赛之后,但你我都是年轻人,提前交换一下情绪总是没错的,你又何必每每拒人于千里之外呢?”

                      贾柔含鼻息咻咻,眼前的薄纱轻荡,显然已气的不轻,但玉帛这话确实没有说错。

                      自家老祖固然疼爱自己,但既然已经承诺与玉家,也不会轻易更改。

                      但这玉帛生性放荡,据说最爱好开什么无遮大会,在一元始城中,不少女子都和他有过关系。

                      当然,对修仙者来说,多找几个双修伴侣实在也不是什么大事,但传说他和自家亲妹子都有一腿,这就实在有些令人作呕了。

                      想让自己嫁给这种人,贾柔含那是宁逝世不从的。

                      她眼珠微微一转,忽然起身朝着大朱吾皇走往,还使了个缩地成寸的小法术,几步便到了他身边,在玉帛惊恐莫名的眼神中一把就勾住了他胳膊。

                      大朱吾皇也是纳闷的很,不过他那头脑转的多快,瞬间便回过了味,这小妞是拿自己当挡箭牌呢!

                      不过俗话说同性相斥,那一身是宝的家伙太过风骚,那样子容貌嘛似乎确实也比自己俊俏了些,让大朱吾皇很是看不顺眼。

                      如今美女主动送上门来,哪怕真是当挡箭牌也无所谓了。

                      大朱吾皇已经隐隐感到,自己那什么荒圣后人的身份似乎挺牛叉,估计在没被人戳穿前没什么人敢动自己。

                      他偏下头,朝贾柔含看了一眼,迎来了一个令人怜惜的柔柔眼神,臂弯处那柔若无骨的胳膊也紧了紧。

                      身后,玉帛被这变故惊到了,半晌才发出了一声怒吼:“忘八,赶紧放开!”

                      大朱吾皇叹了口吻,转过了身,胳膊肘还刻意朝外伸了伸,触到了一份弹性惊人的柔腻,也算先收了点利息。

                      薄纱之下,贾柔含顿时俏脸绯红,似怒似嗔的朝他白了一眼,却并未松开。

                      大朱吾皇一脸无奈的提了提胳膊:“这位,你看看明确不是我勾着她啊嗯,或者说,那声忘八骂的不是我?”

                      见到自己的未婚妻竟然和人如此密切,玉帛只感到脑袋都快生绿毛了。

                      一元始城之中那些女修仙者大多都放得开的很,他倒也不是没给人带过绿帽子,也没感到怎样,不过等戴到自己头上这滋味却是有些酸涩了。

                      大朱吾皇一提胳膊,明显那肘尖处又蹭了一下,薄纱下,玉帛似乎都能看见自家未婚妻胸前微微一颤,哪里还憋得住,赤红着眼便召出了飞剑。

                      这家伙身上没有半点灵力波动,明显是个普通人,估计是贾柔含拉出来当挡箭牌的。

                      但就算如此,亵渎了自家未婚妻也是百逝世莫赎的大罪,必须斩杀!</div> 小说吾皇,万岁 最新章节 第二百三十六章:被当了挡箭牌网址:http://www.ellenwoodenterprises.com/book/280/280370/60375059.html
                  推荐阅读: 夺舍之停不下来 大秦之帝国再起 雪鹰领主 畅游武侠世界 圣墟 大主宰 闪婚老公太凶猛 鉴宝金瞳 重生之钱倾天下 劫天运
                  江西11选5怎么样_江西福彩15选5怎么样-辽宁快乐12怎么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