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58看书 > 历史军事 > 花瓶的自我修养 > 正文 第一百零八章

                  正文 第一百零八章

                  作品:花瓶的自我修养 作者:樱雪待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虽然身为晨光的*,但娱乐业毕竟只是邵一廷的产业之一,且他工作忙碌,对自己投资和出品的电影还算上心,对娱乐圈其他新闻的关注并不算多。而上次在《秋水!菲,他的注意力又大多放在初初身上,几乎没有留意顾泽。

                      因此,顾影帝在他的印象中的形象,一直是电视中出席正式场合的样子:西装笔挺,英俊逼人。

                      今日顾泽一身休闲装扮,远远看着极为低调,邵一廷站在他面前,一时觉得有几分意外≯前的人比他想象的更年轻些,分明有着成熟男人的稳重从容,面容却不知为何仍带着少年气息。

                      他的心情有点复杂。

                      蓦然想起,曾有个人在他面前笑着说,沈初初说她最早喜欢顾泽是因为他长得特别好看,你说是不是挺好笑的?

                      诚然,在与初初为数不多的相处中,邵一廷也深感,她虽然不同于沈念念的张扬跳脱,但有时候也是个思维很是奇特的姑娘。

                      当然,即便是思维奇特,也是个十分惹他喜爱的奇特。

                      顾泽也没想到会在此处遇到邵一廷,当下并无深究的意思,只伸出手:“你好,邵总!

                      两人双手相握,旋即便分开,紧接着便是有些许微妙的沉默。

                      他们都不急着开口,顾泽旁边的一位男士却有些焦虑←低着头,面有忧色,极小声地同顾泽说了些什么,像是催促,这本是个不礼貌的行为,顾泽皱起眉,并未回应。

                      邵一廷见状,也没有耽误他的意思,随口问:“不知道顾先生来医院是探望谁?”

                      顾泽淡声道:“一位普通朋友!

                      即便不熟悉,将自己的女友称为普通朋友也未免太过奇怪,且邵一廷对当初顾泽拿影帝时当着全国观众面表白初初的情形也略有耳闻,不认为对方是刻意而为,不喜欢把恋爱关系示于人前。

                      邵一廷没有说话,却将视线投向了顾泽身后的电梯间。

                      如果他没有记错,在他挡住顾泽之前,顾泽正要往那个电梯间走,而那里与去往初初病房的方位恰是南辕北辙。

                      邵一廷突然想到了什么,又见顾泽似乎全然不知初初今日出院的涅,唇角便有了一丝讽意←本就冷肃,如此就更显得气势迫人,顾泽身旁的那人并不知道他的身份,见他像是在生气,只当是自己方才不礼貌的行为惹怒了他,立时有些无措。

                      而顾泽仍旧眸色平静,是个风轻云淡的涅。

                      事实上,邵一廷本没有干涉他们关系的意思,更无意做挑拨离间的小人,但此时想起祖母刚才说,沈初初长时间住院,没有一个人来看望她,小姑娘病得不轻,每天都在输液,前一阵还咳得厉害,大半时间都哑着嗓子,不能说话。

                      她那样好的一个人,有什么理由被如此对待。

                      不知为何便有些沉不住气,邵一廷冷声道:“想必这位朋友虽然普通,却是非池要,否则顾先生大概也不会置自己女友不顾,任其单独出院!

                      话一出口,他便冷静下来。

                      将顾泽眼里一瞬间的疑惑同之前初初的表现结合,邵一廷立刻反应过来,顾泽或许对沈初初生病之事丝毫不知情,而他不知情的原因,只能是沈初初的刻意隐瞒。

                      邵一廷对自己的失钞分不满,当即摇了摇头,未作解释便转身离开。

                      顾泽正要上前询问,旁边的人却一把拉住他:“……顾先生!”

                      顾泽拉开那人的手,表情冷漠,语气却是难得的不留情面:“吴助理,我不反驳周先生,是出于对长辈的尊重,但这样的尊重或许让你们产生了误解°们可能把这件事看得于我太重,我之所以来,是因为基本道德和喻子城的请求,不是因为我同周梓夜有什么情谊,我不和病人计较,但我不消这件事影响到我的生活!

                      他说完,丝毫没有在意那人的表情,转身朝邵一廷的方向追去。

                      但邵一廷的车就挖门口,他又走得急,等顾泽追至大门,车子已然绝尘而去,邵一廷也不见人影。

                      顾泽立刻上楼,在前台找了个正在整理档案的护士,拿掉帽子,生平第一次尝试刷脸,道:“我是顾泽,我想找一下我女朋友在这里住院的信息!

                      小护士的双颊瞬间上色,红得惊人,说话也开始结巴:“顾,顾泽,影,影帝!你,你是说,说沈,沈初初吗?”

                      顾泽脸色一沉,眼里黛色如墨,:“是的!

                      *

                      当晚顾泽并没有通告。

                      他在初初曾住过地空病房里站了许久,最终给ark打了个电话:“我在y院,你让司机过来接我一下,我不想被记者看到!

                      ark奇怪道:“不是说九点才去……”

                      顾泽打断他:“现在!

                      ark无语了一阵,最终道:“我也去,顾小泽同志,我理解你这一阵工作很忙还摊上了这破事,心情不好。但是请不要把脾气发在无辜人员身上,我早就劝你不要去做滥好人,你不听,现在烦了又来说我,你不觉得这样很令人伤心吗?”

                      顾泽心里有事,对这一阵越来越话痨的ark忍无可忍,直接挂了电话。

                      等车的间隙联系了林姐。

                      “我刚要找你,”林姐说话一贯干练简洁:“新戏已经定好了,就是你之前最想演的那一部,导演本来在你和霍明禹间犹豫,但最近有风声说霍明禹要息影,他又对你《繁星》里的表演很满意,最后定了你!

                      顾泽涩然开口:“我今天在医院见到了j!

                      电话那端仿佛被沉默吞噬,许久后才传来了声音:“……初初之前生了病,让我不要告诉你,想着你最近很忙,所以就说是去青台拍广告!

                      顾泽握紧手机:“她生的不是小病,是肺炎,也并不是不要紧,反而住了半个月的医院,这半个月,我们联系过无数次,每一次你都可以告诉我——”

                      林燕丽冷冷地打断他,道:“我认为你应该去问她为什么不愿意告诉你,而不是问我为什么尊重了她的医院!

                      顾泽顿住,最终说:“抱歉!

                      林姐叹了口气:“我不知道你们出了什么问题,但根据我的经验,避而不见是最坏的解决方法,顾泽,她不想见你,但你不能让她等得太久!

                      顾泽“嗯”了一声。

                      转而道:“林姐,大概……现在不少人都知道我在医院了!

                      林燕丽扶着额头:“一个两个,都不给我省心,我现在手底下就你们两个人,你们这是要我早衰!”

                      不知为何,顾泽原本沉重的心情轻松了些,他看着窗边随风扬起的素色窗帘,轻声道:“谢了,林姐!

                      林姐怒:“新戏给我好好演!”

                      ark一路忐忑,来之前甚至已经做好了迎接一个暴躁影帝的心理准备,毕竟多年兄弟,顾泽挂人电话的次数一个手都能数得过来,他有点不确定自己的唠叨引起了顾小泽多大愤慨,需不需要专程去买个东西赔罪,因为他学霸的女朋友说,不带礼物的赔礼道歉都是索氓来着。

                      结果循着娇羞小护士们的指引到了病房之后,却见到顾泽正坐在病床边,靠着椅背,安静又乖巧,神色平静,还有几分没,简直像是个孩子。

                      ark拍拍他的肩膀:“顾泽同志?”

                      顾泽没有说话。

                      ark想起顾泽是来看周梓夜的,但现在病房里空无一人,他又坐在床边,一时有点惊恐:“该,该不会,周梓夜……挂了吧?”

                      他对周梓夜没有一丝好感,觉得她没有美到红颜祸水的地步,却专干坑人的事情。

                      顾泽这一阵本来是不拍电影的休息期,但林姐考虑到他不工作就要宅,宅久了就忘了自己除了是个演员,还得当个明星,于是为他安排了各种各样的活动,除了顾泽说什么也不参加的真人秀和娱乐性综艺节目,其他的一个不落,加之顾泽自己还有些投资,事情多了基本都是忙一整天,本就辛苦,还必须抽时间来探望病人。

                      虽然没有好感,但是人要是离开了,到底有点不舒服,ark吞了吞口水:“阿弥陀佛,我不是故意说挂的,上帝庇啊!

                      顾泽没有回答他,转过身来问:“你惹过你女友生气吗?”

                      ark一愣。

                      接着反问:“你跟……沈初初?”

                      顾泽默默点头。

                      ark想起之前自己和j被虐的满脸血的涅,突然想起了自家女友某次说过的话:你看苍天饶过谁!

                      然后他十分满足地坐到了顾泽旁边,语重心长地道:“年轻人嘛,吵架是很正常的,男人呢,就是要厚脸皮,要甩开面子,面子嘛,值什么钱,一定得忘了自己还有脸,赶紧去哄她!她的道理就是真理,一定得听!当然了,道歉的时候必须得买个礼物,我想想……一般来讲,包和首饰是犯了大错时候用的,花和小件的浪漫日用品是针对小错的,你这个错犯的大还是?”

                      顾泽:“按照她的反应,应该是个很大的错!

                      ark一锤定音:“那就包和首饰都买,闭!”

                      顾泽:“……”

                      他一定是上辈子折了翅膀,才在这辈子招了个这么不靠谱的助理。

                      结果还是没去商场。

                      倒不是因为不想买东西,而是顾泽如今就在医院的消息已经传遍网络,如果再从这里去商场,不仅要被围堵,林姐大概还要把他俩大卸八块。

                      回程的路上,司机有些疑惑:“顾先生,我们是往机场还是?”

                      顾泽望着窗外璀璨的霓虹,说:“回家!

                      *

                      顾泽到家的时候初初已经在。

                      她因为拍戏和生病,体重骤然降了十斤,虽然上镜好看,但现实里瞧着还是略显单薄—了不让自己再瘦下去,初初回来收拾好东西后,就进了厨房。

                      冰箱里的东西都是j下午从超市随便买的,食材新鲜,但并不多,勉强可以下碗鸡丝汤面。初初下好了面,又拌了个凉菜,一个人坐到餐厅里吃。

                      灯光明亮温暖,她一边吃一边嫌弃:做出来的东西不如顾泽也就算了,连医院的都不如,简直不知道该如何吐槽自己。

                      只吃了几口,门口就传来钥匙转动的声音。初初心里一紧,还没来得及跑,几秒后,顾泽的身影就出现在了玄关。

                      初初筷子一抖,几根可怜的面就落到了桌子上,她慌忙去擦,却又不小心碰到了碗,小半碗汤洒出来,差点沾到衣服上。

                      顾泽把钥匙放到一边,鞋都没来得及换,大步走到初初身边,一手将她往后拉了一步,一手拿抹布将桌上收拾好。

                      随后又看了一眼初初碗里的面,没有多说,直接端着碗进了厨房。

                      初初没地跟在他身后,觉得自己脑袋根本没有在转,只看到他将她煮的面放到一边,开始重新烧水,又趁着烧水的间隙脱了大衣,围上围裙,洗了小青菜,转头同她说:“坐回去!

                      初初恍若未闻,仍旧靠着门边看他。

                      顾泽无奈,只得加快了手下的动作,还好锅子热,水很快就开了,几分钟后,他端着碗放到桌子上,递了筷子给她:“吃吧!

                      初初默不作声,吃了两口才瓮声瓮气地问:“你不吃吗?”

                      顾泽揉揉眉心,似乎是疲劳,又仿佛难受,道:“不了!

                      他留意到餐桌上水杯旁边多了几盒药,伸手拿过来,问:“生病了?”

                      初初呛到。

                      顾泽拍着她的背帮她顺气,温声道:“你先吃! 小说花瓶的自我修养 最新章节正文 第一百零八章网址:http://www.ellenwoodenterprises.com/book/131/131140/35530401.html
                  推荐阅读: 夺舍之停不下来 大秦之帝国再起 雪鹰领主 畅游武侠世界 圣墟 大主宰 闪婚老公太凶猛 鉴宝金瞳 重生之钱倾天下 劫天运
                  江西11选5怎么样_江西福彩15选5怎么样-辽宁快乐12怎么玩 知乎| s9总决赛fpx夺冠| 女足击败巴西夺冠| 深圳豪宅线标准| 烈火英雄抄袭被诉| 中卫回应林区污染| 波音或12月供应| 深圳豪宅线标准| 中卫回应林区污染| qq邮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