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58看书 > 历史军事 > 花瓶的自我修养 > 正文 第一百零四章

                  正文 第一百零四章

                  作品:花瓶的自我修养 作者:樱雪待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搁在床头柜上的手机屏幕骤然亮起,接着便是恼人的震动,机械而柔缓的系统自带铃声划破了一室静寂。

                      床上将自己裹进被子里的人挣扎了半晌,终于睁开一只眼,借着手机的亮光瞥了下旁边的闹钟,上面正显示着凌晨三点二十七。

                      他伸出一只手来抓过手机,嘴里迷糊地咕哝:“老子陪不要命的工作狂工作了一个半月,被逼成一个不要命的工作狂的助理,谁特么这么烦——”

                      声音在看到屏幕上来电显示名称时不自觉消失。

                      上面正是他给某人的新备注:不要命的工作狂。

                      接起电话后,那端的声音意外地冷静平和:“j,我生病了,咳咳,你来一下!

                      j:“生,生?”

                      初初“嗯”了一声,进一步解释:“咳,大约凌晨一点钟开始咳嗽,一点半多发烧,五分钟前量的体温,咳咳,是三十八度四,我估计是上呼吸道感染,可能昨晚着了凉!

                      j掀开被子坐起,歪着头夹住手机,两只手开始在床脚寻找袜子:“……唉,你这体质,要我怎么说!

                      初初道:“咳咳……你不用说,咳咳,过来就行!

                      好不容易找到臭袜子的j:“……”

                      因这样的原因,j有幸开着车,泪流满面地感受了一把帝都凌晨畅行无阻的交通,一路从五环外赶到了二环,而原本朦胧的睡意,亦随着凛冽的夜风消散read();浪漫传说之诸神黄昏。

                      于是最后,智商上线的他突然想到一个问题:诶?顾泽呢?

                      等他拿着备用钥匙开了门,最先看到的不是初初,而是那两份晚上让他吃了一嘴狗粮的酸辣粉——它们仍旧在打包盒里,裹着喜庆又刺激的色彩,安静地被搁在餐桌上,如同刚刚被买回来的样子。

                      j一愣,转头看向靠在沙发上的初初。

                      女生没有一丝他想像的狼狈。

                      她穿着厚厚的羽绒服和判裤,浓密的长卷发散开,小巧的脸有一半都藏在了帽子的白色绒毛后面,故而看不见表情,一双长腿直直伸着,踩着绒靴的脚则搭在了茶几上,看起来比平日多了几分任性。

                      j指了指初初身边的旅行包:“这是什么?”

                      初初的声音很是沙哑,大约是嗓子疼,说话也尤其简洁:“行李,一些日用品!

                      现在已是凌晨,他们今晚多半是要住在医院里,而若是初初病情严重,便可能要逗留几日〉际上,j路上开车时还寻思着,等把初初送到了医院,自己还得出门买些日用品。

                      现在看到那一包行李,他不禁讶然:“你不是高烧呢?怎么还自己收拾行李了?”

                      初初扶着沙发扶手站起身:“我有什么不能?”

                      她这涅给j一种感觉,似乎,如果眼前这个姑娘并不是一个当红女演员,她根本不会叫他来帮忙,只会一个人拖着所有东西直接去医院。

                      j一时说不上自己心里的感受,只得低下头,赶忙上前几步,一手扶住摇摇晃晃的女生,一手拎起那只旅行包,道:“是是是,病秧子女王,赶紧走吧!

                      因为害怕遇到爱根据自己脑洞创作的记者,j专程开着车绕了好几个圈,才到了上次初初车祸时住的医院,停好车后转头对她说:“这家避性好,林姐跟院长也有些交情,就这里吧!

                      在后座躺着的初初自然没能睡着,闻言便撑着靠垫坐起来,一抬头,就看到了红色灯光下的医院名称:y院。

                      她动了动嘴角,扯出一个淡漠的笑。

                      j陪着她挂了号,做完检查,等结果的时候犹豫了片刻,最终还是小声问:“要不要我给顾泽打个电话?”

                      初初摇头,默了片刻,才说:“关机!

                      j:“……”

                      事实上,就在几个小时前,察觉到自己体温不正常、大概又生了病的时候,哪怕晚上确然有些伤心,初初仍旧毫不迟疑地拨了顾泽的电话。

                      那时候她想什么来着?

                      哦对。

                      她想,顾泽是个不说谎的人,没能同她见上面,大抵是因为有重要的事情临时出了门read();无良毒妃。后来又多半是被绊住,才没回家≡己一贯心宽,亦不乐意与人争执吵架,为了没能见上一面就闹脾气,是个不太懂事的行为。而生病时候让男朋友照顾一下,显然是个既能恢复好心情又不会不懂事的做法。

                      所以她打了顾泽的电话。

                      系统音冷漠地提示,他关机。

                      初初怔忡了许久,最后将手机扔到一边,抓了件厚毛衣披着,晃晃悠悠地开始收拾东西。

                      高热让她全身无力而疼痛,而疼痛的同时又那样清醒。

                      她同自己说,这也没什么大不了,沈初初,你从来都是一个人。当初大学时候为了多学一点有用的东西,选修了很多课程,期末必须同时赶好几篇论文,中途回宿舍取资料,一个人发着低烧,在凌晨三点从图书馆的自习室走出来,天那样黑,不见星月,你从没害怕过。

                      你有什么不可以。

                      之后把一切都收拾好,她拉上旅行包的拉链,虚脱地坐在地上,终于还是忍不住,抹了一把眼泪。

                      *

                      j看了眼平静的初初,叹道:“唉,你年纪小,之前也没谈过恋爱,所以可能有点缺少经验,我从过来人的角度跟你讲吧,这个谈恋爱呢,无论是跟谁,不可能都是甜甜蜜蜜虐狗秀恩爱的嘛,总会有些争吵啊失望啊狗血啊误会啊什么的,也很有可能出现小三啊小四啊之类的,你也看过那么多剧本了,懂的哦?”

                      初初失笑:“你这都想的什么跟什么!

                      j:“……你不是在生气顾泽没在你身边嘛?诶其实也是哦,虽然你有点爱生病,但每次生病,不管多远,顾影帝都会赶到你身边※以这次他不在,你不习惯也是正常的,讲真,我都有点不习惯了!

                      初初板起脸,严肃地同j道:“j,你一定得好好对我!

                      j吓了一跳,身子晃了晃:“哈?”

                      初初一脸正色:“因为除了我,恐怕没有人愿意雇你这么不会说话的助理了!

                      j:“……”

                      两人正说着,医生走了出来,拿着初初的检验单说:“炎症引起的,去做个t,刚才听你肺部有杂音,很可能是那里有问题——做完就跟护士去t检查休息区等着,现在那没人!

                      j有点愣:“什么意思?”

                      医生没理他,转身跟护士交待些什么,初初便道:“意思是可能是肺炎,又得去做检查!

                      j点头:“哦,我去缴费!

                      他说着就要走,却被初初一把拉住——说是拉住,其实因为发烧,她的力气已然很小,自以为的拉住,也不过是撬他大衣的一角。

                      j回过头,表情有些疑惑。

                      初初笑了笑:“谢谢!

                      这样难得正式的感谢让j有些羞涩,他像个大姑娘一样的侧过脸,道:“都是兄弟啦,谢什么read();网游之暴牙野猪王!

                      初初折睛,诚恳地道:“兄弟,钱你都先垫着哈,我没带钱包!

                      j闻言,迅速扔了羞涩,一脸愤懑:“谁跟你是兄弟?!”

                      ……

                      当晚,医生拿着t结果同他们讲,其他都没什么问题,只右下肺出现了阴影,典型肺炎,必须住院好好休养。

                      说完又找了护士,给初初安排了vi病房的一间:“那一层就两间病房,楼层不高,但很安静。电梯间对面那边住着一位老人,她对于娱乐圈的概念大概是帝都台主持人,或者著名京剧演员,所以你不必的!

                      冬季病房紧张,来看病的也不乏有钱人,住上这样的病房无疑是一种奢侈。但要说起来,如果她太深入群众,必定引来记者,而记者一出现,群众恐怕难以安眠,更别提痊愈。故而初初也没有矫情,坦然住下了。

                      打了一晚上针,初初退了烧,人便轻松了许多。

                      再次醒来的时候j并不在病房里,初初拿过手机,发现上面有几个未接,都是来自林姐。

                      她回过去,那边接的很快,说起话来也是一贯的麻利,还没等她开口,便道:“初初,j已经跟我说了……这一阵你的工作确实很辛苦,我也没想到导演会这么急!

                      初初倒没在意这些:“工作么,总是这样的,是我没注意,造成麻烦了!

                      林姐温和地说:“你这几天的通告不多,也都不太重要,我把几个推了,事的会跟对方协商改日期,接下来的半个月你好好休息,一切都半个月后再说!

                      虽然大部分时候都是工作狂,但真心实意喜欢放假的初初差点热泪盈眶:“谢谢林姐!”

                      那边也没客气:“回头好好工作就行!

                      临挂电话,初初突然道:“林姐,有件事想麻烦您!

                      “什么事?”

                      初初看着窗外的温暖日光,觉得自己的心情也是一片平和,她轻声说:“我生病这件事,麻烦您瞒着顾泽♀不是大病,他最近又很忙,如果知道了,或许要过来照顾我——我觉得,没有这个必要!

                      林姐沉默了许久,最终道:“好!

                      初初松了一口气。

                      *

                      实际上,生病也不是全然没有好处。

                      至少它治愈了初初的失眠。

                      身体极度困倦,再加上药剂中的镇定成分,除了护士抽血和医生查房的时间,初初一直在睡。

                      捧着一颗狈心的j看在眼里,很是纠结:他许久没有见到初初如此安眠,有些不忍心叫她,但又忧心她不吃饭身体缺乏营养,病更好不了。

                      这样纠结的情绪一直持续到初初的电话再次响起read();东方特种兵。

                      女演员沈初初同她的男朋友顾泽有个共同点,虽然名气大话题性高,但完全不具备在娱乐圈内左右逢源的性格和状态〗个人工作之外的时间,几乎都用于谈恋爱和悠闲度日,从不喜欢同圈内人有过多来往。

                      连朋友圈都是寥寥,过着“像是中年人在外星(j&ark语)”的生活。

                      于是这次初初生了病,竟然没几个人知道,慰问电话就更不必说。

                      听见铃响,j眼睛一亮,喜出望外地拿了电话,随便瞟了一眼就将初初推醒:“诶诶,有个叫刁民的给你打电话来着,肯定是熟人,你赶紧起来接个电话顺道把饭吃了!

                      初初伸出没有扎针的手,揉了揉眼睛,接过手机,而后顿了顿,道:“……这是顾泽!

                      j:“……”

                      这货接了电话后不会心情郁结得吃不下饭了吧?!嘤嘤嘤我到底做了什么蠢事!

                      (Д)」

                      初初按下通话,听到顾泽清朗又略微低沉的嗓音响起:“我听林姐说,你要去青台的山区里拍摄公益广告片?”

                      初初住院,自然是无法出现在公众面前,要瞒着顾泽,也必须减少同他的通话∧公益广告的说法大概是林姐想出来解释这些不便的,她笑了笑,将这个幌子圆了过去:“嗯,挺急的,就直接走了≈在已经到了,这里信号不太好!

                      顾泽叹了口气:“你最近的行程是不是太紧了?”

                      初初漫不经心地说:“还好吧,过了这一阵就好了!

                      其实,这样的电话对于初初来说不啻于折磨,因为她的嗓子沙哑,为了不让顾泽听出来,只得将声音放的很轻,这样一来,便尤其想咳嗽,偏偏咳嗽也得忍着,一时之间忍的脸都红了。

                      顾泽察觉了她的冷淡,问:“你不开心?”

                      初初实在忍不得,当下捂住话筒,将头埋进被子里咳了一声,才道:“没有,只是有些累!

                      顾泽顿了几秒,道:“你昨晚是不是回家了?”

                      初初一愣:“……嗯!

                      顾泽似乎有些无可奈何:“我昨晚本来也在家,后来有急事出门了,你怎么不跟我说你要回来?”

                      初初说不清自己的感受。

                      似乎有些意料之中,但心里却并没有因为这样的意料之中而觉得轻松。反而不知为何,因为终于确定了答案,所有的委屈和不甘渐渐浮上心头,变得尤其清晰,难以忍耐。

                      她缓了缓,才说:“临时决定的,所以没说——我有点事,回头再说吧!

                      说完没等顾泽回话,她便按了手机,丢给旁边的j,边咳边道:“……关机!

                      然后趴在床边,又是一阵剧烈的咳嗽。

                      初初边咳边想,一个人生病,怎么会这样难受? 小说花瓶的自我修养 最新章节正文 第一百零四章网址:http://www.ellenwoodenterprises.com/book/131/131140/34797729.html
                  推荐阅读: 夺舍之停不下来 大秦之帝国再起 雪鹰领主 畅游武侠世界 圣墟 大主宰 闪婚老公太凶猛 鉴宝金瞳 重生之钱倾天下 劫天运
                  江西11选5怎么样_江西福彩15选5怎么样-辽宁快乐12怎么玩 饮食男女| 魔兽世界怀旧服| 昨日青空| 陈明忠病危| 我说的都是真的| hold| 国奥| 陈明忠病危| 罗永浩向老同事道歉| 千图网|